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65章 棋手

第0865章 棋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中云南郡郡治弄栋县。
  
  虽然已经进入了九月,但南中的天气仍是闷热得让人难受。
  
  好不容易日头偏西,马谡这才能躺到摇椅上,穿着短袖,晃着蒲扇,在小院子里乘凉。
  
  摇椅在前后摇晃着,马谡的一只脚踏在摇椅下边的横杠上。
  
  一只脚翘起,脚趾头勾着木屐,木屐晃啊晃,眼看着下一刻就要掉下去,却又偏偏一直粘在脚上。
  
  这等举动,非但毫无名士之风,简直就是毫无礼仪。
  
  事实上,马谡刚来云南时,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以前他也是当过越巂名义上的太守,不过因为那时的越巂叛乱不止,大汉官吏根本无法进入,只能在安上县(即现屏山县西北一百二十五里的新市镇)停留。
  
  所以马谡实际上连越巂郡都没深入过,更别说比越巂还要靠南的云南郡。
  
  三年前初到这里,亲身感受之下,他才发现,南中被视作蛮夷之地,不是没有原因的。
  
  男子平日里把短袖作为日常衣服也就算了,有时候居然连短袖都不愿意穿,直接就光着膀子晃悠。
  
  甚至那些从蜀地平原来到南中开种植园的汉人,不少人居然也学着蛮夷,把短袖当成了日常衣物。
  
  光这一点,就让马谡吐槽了不知多少回。
  
  哪知随着夏日越来越热,还想端着汉服架子的马大嘴,全身上下直接就被闷出了痱子。
  
  从下巴到腿上,全都是密密麻麻或白或红的小点点。
  
  身上不但刺痒,甚至还有种烧灼的感觉,差点没把他给吓个半死。
  
  最后不得不入乡随俗,穿上了短袖。
  
  哪知这一穿,嘿,发现还挺不错。
  
  不但身上绝大部分的痱子没了,而且还不用因为太过闷热而死。
  
  最后他不但穿短袖,而且在夏日的时候还要睡竹子吊脚楼,简直就是日趋蛮夷化。
  
  但不睡不行啊!
  
  因为这里遍地的虫蛇,不睡竹楼的话,它们晚上就能爬到你身上,和你同枕共眠。
  
  然后马谡不得不安慰自己:其实夏日里睡竹楼……感觉还挺不错,至少比睡在屋子里凉快。
  
  反正蛮夷之地嘛,到了这里,谁也别笑谁。
  
  有了开头,这放纵之心自然就止不住了。
  
  所以现在挑着木屐乘凉,有什么奇怪吗?
  
  正当马谡享受这逐渐变得凉爽的微风时,小院门外突然有人在大声叫喊:“幼常,幼常!”
  
  话音未落,来人就已经冲进了院子。
  
  马谡听到来人声音,立刻就是猛地站起来:
  
  “可是伯松?你不是在味县么?怎么跑来弄栋了?”
  
  诸葛乔趿着木屐,“嗒嗒嗒”地走过来,坐到马谡对面,顾不得回马谡的话,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幼常,好事,大好事!”
  
  同时还把手里的纸张抖得哗啦哗啦响,都快要戳到马谡脸上了。
  
  马谡看到素来稳重的诸葛乔这般模样,不禁坐直了身子:“何事能让你这般失态?”
  
  诸葛乔凑过来,却仍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之色:“汉中急报,凉州大捷,大汉已经全部收复凉州了!”
  
  “什么?”
  
  马谡心头一跳,连忙夺过来一看,果真是从汉中发过来的公文,而且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
  
  虽说从先帝开始,从锦城到汉中,就已经修了不少的驿亭。
  
  而且在这些年里,随着对南中的开发力度越来越大,锦城与南中的联系,已经越来越紧密。
  
  但从汉中传递急件到这里,即便是日夜兼程,仍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快速扫完上面的内容,马谡不禁击节叫好:“妙哉!赵老将军进攻如风,冯君侯庙算如神,此可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耶?”
  
  “大汉再无后顾之忧,可专心于关中,丞相之志,可达矣……”
  
  马谡说到这里,突然又顿住了,也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的喜色竟掺了些许的苦色,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
  
  诸葛乔知道,对方十有八九又是想起了陇右之战。
  
  只见他笑道:“吾还有一个好消息。”
  
  “哦?看来今日当真是好日子,不知伯松还有什么好消息?”
  
  马谡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开口问道。
  
  “皇后诞下皇子,陛下大喜之下,赦免天下,幼常,你知道吗?你亦是在赦免之列!”
  
  诸葛乔说着,从怀里又拿出一份文书,塞到马谡手里:
  
  “过来之前,我已经在郡府里帮你办理好了所有文书,现在你已经不是被流放之人,可以随时回锦城!”
  
  马谡听了,有些不可置信地摊开文书。
  
  文书上的字不多,但他却看了好久,最后连手都有些抖动起来。
  
  然后闭上眼,睁开,用力地眨眨眼,抬起头,看向天边。
  
  院墙已经把日头挡住了,唯有一抹金光洒落到另一边的墙根上。
  
  马谡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伯松,多谢!”
  
  诸葛乔摆摆手:
  
  “谢什么?不过是顺手之劳罢了。再说了,此次刘胄叛乱,多亏了你的谋划,这才一举让云南不再有夷乱之忧。”
  
  “依你之才,就算没有此次赦免,以后总归还是要被重新起用的。”
  
  马谡摇头,苦笑道:“伯松莫要再夸我,我是自知自家事。那个算什么谋划,不过是循丞相与冯君侯的故智罢了。”
  
  想想自己以前,自诩知兵事,实不过是坐而论兵,街亭一战,差点成天下笑柄。
  
  如今何敢谓有才?
  
  看到马谡的情绪有些不高,诸葛乔“啧”了一声,再从怀里掏出一纸公文。
  
  这一举动,让马谡都瞪大了眼:这诸葛伯松,怀里藏了多少东西?
  
  “幼常不妨猜一猜,这个公文上又说了什么?”
  
  “什么?难不成还有第三个喜事?”
  
  马谡开玩笑似地说道。
  
  “哈,对了!这便是第三个喜事!”
  
  诸葛乔哈哈一笑。
  
  收复凉州,自己能被赦免,在马谡看来,已经是最大的喜事了。
  
  这第三件喜事,难不成还能超过前面两件。
  
  “大汉传告天下,凉州刺史部欲考课以选贤才,但凡有志效力大汉者,不论良贱,皆可前往凉州参加考课。”
  
  “但凡能通过考课者,由凉州刺史按优劣充实官吏之职,上至郡守,下至里长,皆有机会任之。”
  
  诸葛乔此话一出,马谡眼中登时就爆出精光:“不论良贱?”
  
  “幼常不须如此意外,公文上头说了,凉州多有羌胡,这冯君侯又是善抚胡人。这贱籍若是有才,便是让他们去与胡人打交道,又有何不可?”
  
  马谡听到这话,这才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个屁!
  
  话才出说口,马谡就已经觉得不对。
  
  如今蜀地世家,要么是被丞相和冯明文肢解成一堆烂泥,要么是被分化收买,成了门下走狗,哪还有先帝入蜀时的底气?
  
  分化收买的利器,可不就是从胡人手里收上来的羊毛?
  
  丞相也就罢了,冯明文一手肢解蜀中世家的同时,居然还能让那些世家,甘愿出钱出粮,钳制胡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