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46章 丢手绢 八

第46章 丢手绢 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过山车继续往前,因为身后沈君艳的叫声过于凄惨,林半夏还是担心她会掉下来,因而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象。直到到了某个拐弯的地方,宋轻罗忽的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林半夏的手背,道:“前面有东西。”
  
  林半夏道:“哪里??”
  
  “看轨道。”宋轻罗说。
  
  林半夏立马抬头朝着宋轻罗说的方向看了眼,这一看,连他也吓了一跳,只见他们前面的过山车轨道居然断了一截,就在断裂的地方,似乎挂着个人形的东西。坐在后面的沈君艳,也看到了眼前断裂的轨道,这下她彻底疯了,用尽全力抓住自己的压肩想要把它拉下来,然而沉重的压肩却被卡的死死的,怎么都拉不动。只是眨眼的功夫,过山车已经冲到了断裂的轨道前方,沈君艳感到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某个瞬间屁股甚至都飞离了坐着的座位。
  
  “卧槽——”嘴里骂出脏话,沈君艳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剧烈的失重感降临。然而时间过去了十几秒,她想象中的坠落却没有发生,再睁开眼时,那山车居然冲过了断裂的部分,重新回到了完整的轨道上。接着速度渐渐放缓,慢慢的停在了他们出来的站台上。
  
  “咔嚓”一声,座位上所有的压肩都抬了起来,沈君艳踉跄着从座位里爬出来,脸色白的像个鬼似得,那模样倒是把旁边围观的萧为琦吓了一跳。
  
  沈清怡见到此景急忙上前扶住了沈君艳,问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就怪了。”沈君艳奄奄一息的说道:“你敢信吗??我坐到一半,那个安全带松了,差点交代在上面——”
  
  大家一听,都露出悚然之色,显然是觉得坐过山车的时候,安全带松了这事的确挺吓人的。
  
  “而且轨道还断了一截。”沈君艳掏出纸巾,擦干净了自己的冷汗,扭头看见林半夏和宋轻罗面不改色的下了车,气不打一处来,“还好回来了,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们两个!”
  
  林半夏觉得自己有点无辜,委屈道:“为什么不放过我啊?”
  
  沈君艳怒道:“因为你居然不怕过山车!!”
  
  林半夏:“……”你这迁怒的有点没道理啊。
  
  宋轻罗轻轻的啧了一声,眼神里流露出嫌弃的味道,看的沈君艳恨恨磨牙。
  
  三人正在说话,沈清怡上前轻轻的拉了拉沈君艳的衣袖,小声道:“姐姐,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沈君艳问道。
  
  “你们上去之后,在某段轨道的时候,好像突然看不到你们了。”沈清怡指了指他们的身后,身后是玻璃做成的墙壁,可以看到大部分过山车的轨道。
  
  “消失了?”沈君艳一愣,走到墙壁边上,道,“那一段具体在哪儿?”
  
  “大概是在那个位置。”沈清怡指了指。
  
  林半夏也看到了沈清怡指的位置,他看了一眼那里,立马想起了什么:“哎,这不是我们那时候看到轨道断裂的位置吗?”
  
  宋轻罗点点头,表示林半夏没记错。
  
  “所以那段轨道真的和现实接轨了??”萧为琦惊喜道,“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从那里出去?”
  
  “出倒是可以出去。”林半夏想了想,觉得这事儿不太靠谱,“但是轨道那里的位置在现实里离地面也有三十多米的距离,下面就是硬邦邦的水泥地,正常人从那儿跳下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希望被打破,萧为琦沮丧的叹了口气。
  
  宋轻罗沉吟道:“我们刚才在断裂的轨道上看到的东西,可能和异端之物有关系,刚才没有看的太清楚,我要再去几次。”
  
  沈君艳一听,冲着宋轻罗摆摆手:“去吧去吧,我就不奉陪了。”她揉揉自己的胃,觉得没有吐出来,简直是个奇迹。
  
  林半夏道:“我陪你一起吧?”两个人看,肯定会仔细一点。
  
  宋轻罗点头同意了。
  
  接着,在众人敬仰的目光里,他们两个重新坐上了过山车,依旧是第一排,依旧是最刺激的位置,林半夏抬手拉下了压肩,从头到尾都神情放松。
  
  沈君艳站在旁边表情复杂到了极点,她见过的厉害监视者数不胜数,大部分胆子都很大,可就算胆子大,也有怕的东西。比如李稣怕飞蛾,比如她怕高,像林半夏这样毫无惧色的异类,实属罕见。也难怪李稣说宋轻罗走了狗屎运,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个宝贝。过山车再次出发,载着林半夏和宋轻罗,缓缓驶入了夜色里。
  
  沈君艳抬手看了眼表,现在离两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她检查了一下自己浑身上下的口袋,却没有发现本该出现在她身上的血色手帕。
  
  “怎么了?”萧为琦见沈君艳表情不对,问了句。
  
  “奇了怪了。”沈君艳说,“我刚才在过山车上叫的那么厉害,怎么没有手帕?难道手帕已经出现了?”
  
  “你们一共几个人进的游乐园?”萧为琦问。
  
  “七个啊。”沈君艳回答。
  
  “那会不会是出现在了剩下的人身上。”沈清怡说出了这种可能性。
  
  这倒是有可能,沈君艳摸着指尖沉思,她的目光在几个学生里不动声色的扫了一圈,说:“我想你们没人会把手帕藏起来吧?”
  
  没人说话,显然是赞同了沈君艳的说法。
  
  “如果你们身上出现了手帕,请交给我。”沈君艳说,“不要放在身上——”
  
  赵园睿哭笑不得:“这东西谁会故意藏在自己身上,找死吗?”
  
  “那可说不好。”沈君艳耸耸肩道,“万一太粗心,自己没发现呢。”
  
  大家都没应声,似乎真的是沈君艳多虑了。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范子荣无精打采,他是亲眼看见蒋柔柔死掉的,自然也知道手帕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一定要找出鬼,把手帕放在它的身上,这个游戏才能结束?可是我们怎么知道鬼是谁呢。”
  
  沈君艳若有所思:“是啊,到底谁才是那个鬼呢。”她看向远处,刚才开出去的过山车,这会儿又回来了。
  
  这一趟,林半夏把断轨上的东西看的更清楚了,那是个穿着长裙的布偶,长度大概只有手臂大小,被非常巧妙的卡在断掉的轨道里面,也亏得宋轻罗能看到。可是过山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不过几秒钟那东西就从他们的眼前消失了,能看到已经是难事,想要多看几眼都不太容易。
  
  “布偶?这过山车轨道上出现布偶,看来就是那东西了。”沈君艳道,“具体什么模样?”
  
  “太黑了,没看清。”宋轻罗说。
  
  “要不要再去看看?”林半夏提议,“说不定,能从布偶上得到些别的线索呢?”
  
  宋轻罗沉吟片刻,点头同意了。
  
  于是,在众人敬仰的目光里,两人第三次坐上了过山车,而且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显然这不是最后一次。
  
  连着坐三次过山车,沈君艳想想都觉得胃部不适,索性移开了目光。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站在下面等待的几人闲着没事,便讨论起了鬼的线索,大家各抒己见,气氛变得热烈起来,倒也没有刚才的阴森可怖。
  
  学生们在这儿闹,沈君艳就在旁边瞧着,脸上写着清清楚楚的百无聊赖。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检查了一下每个人的身上,确定的的确确没人身上带着手帕。孟萌被查完之后,走到赵园睿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笑着让他去,赵园睿受宠若惊,心想孟萌果然是被吓到了,不然平日里那么高冷的她怎么会对自己有兴趣。他检查完了,孟萌再次走到了他的身边,和他站在了一起。
  
  萧为琦看见孟萌就心烦,特别是这会儿她非常粘着赵园睿,他说:“孟萌,你能不能离赵园睿远一点,你又不喜欢他,招惹他干嘛?”
  
  孟萌毫不犹豫的反唇相讥:“你们不是要找鬼吗?我看萧为琦可疑的很,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到这个乐园里来。”
  
  “孟萌,你还好意思说我?”萧为琦哪里肯背这个锅,冷笑着反驳,“王轲死的事,就是你干的吧?”
  
  “你说话可要讲证据。”孟萌怒道,“你说是我,就是我?我还说是你呢!”
  
  萧为琦嘴上骂了句脏话,突然上前和孟萌推搡起来,孟萌往后踉跄几步,扯着声音哭了起来,她道:“你干什么呀——说不过我,怎么就打人??”
  
  赵园睿见状只好赶紧在旁边劝,说大家千万不要内讧,让那个鬼看了笑话。
  
  沈清怡扶住了孟萌,轻声道:“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孟萌靠被沈清怡扶着,悲伤的抽泣起来,“萧为琦你好过分,居然还对女孩子动手,真的太过分了。”
  
  沈清怡连声安慰她。
  
  萧为琦还想上前争辩,沈清怡却阻止了她,把孟萌扶到了角落,说别和萧为琦计较。
  
  孟萌这才不哭了,她缩成一团,像只被欺负的可怜兔子,乍看起来,倒是有些楚楚可怜。赵园睿也去安慰了几句,倒是萧为琦,一直冷冷的盯着她,好一会儿才收回了目光。过山车来了又走,不知不觉中,林半夏和宋轻罗已经坐了第三趟,但奈何周遭的环境实在是太差,想要看清楚那东西的模样,非常的困难。但是在坐第四趟的时候,林半夏明显感觉到宋轻罗的神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他问道:“看清楚了???”宋轻罗居然微不可闻的点了一下头,随后轻声道:“再来一次,我还需要确认。”
  
  当然这事儿,他们没告诉下面等待的学生,毕竟万一鬼知道自己的身份要泄露了,做出过激的事就不好了,于是又一次的,他们再次出发了。
  
  随着过山车一次次的冲出站台,时间也在飞速的流逝,萧为琦看了眼手表,现在的时间,是两点二十七,离两点半,还差三分钟。他面无表情的扭过头,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孟萌。这个姑娘,曾经也是他们的朋友。为什么萧为琦要用曾经这个词,是因为她对王轲出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没把她当成朋友了。如果说王轲的死,萧为琦只是愤怒,还对孟萌残留了那么一丝丝的怜悯,那么此时此刻,萧为琦对孟萌只余下了浓浓的憎恨和厌恶。
  
  从孟萌突然回来的时候,萧为琦就察觉出了不对劲,孟萌如果真的会在意这些朋友,想来根本就不会丢下王轲而去,所以与其相信她良心发现,倒不如怀疑她另有目的。萧为琦想,从进到过山车这边,她就一直粘着赵园睿,也是,萧为琦和沈清怡亲眼看到她怎么害死了王轲,决不会相信他,范子荣有女朋友,粘着也不太合适,于是剩下了赵园睿这么一个替死鬼。刚才沈君艳检查的时候,她就一直在赵园睿的身边转悠,显然是用什么方法躲过了检查。就在几分钟钱,萧为琦毫不意外的在赵园睿身后衣服的帽兜里,发现了那张血红色的手帕——她也算聪明,知道这东西放在口袋里容易被发现,竟是想出这么一个办法,这里到处黑漆漆的,若不是萧为琦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赵园睿的身上,恐怕也不会发现这东西。
  
  时间又过去了一分钟,萧为琦变得有些焦躁,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因为太过用力甚至爆出了青筋。他不会允许孟萌再故意害人,所以在刚才和孟萌争吵的时候,故意和孟萌推搡了几下,将那张手帕,塞到了她衣服的口袋里。此时的孟萌对此全然不知,还在得意于自己的计划。
  
  萧为琦正在心里暗暗的数着时间,突然看到,原本蹲在地上的孟萌站了起来,她也看了眼手表,似乎是发现关键的时间点快到了,有些不放心什么似得,快速的在身上翻找着——包括衣服的口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