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58章 梦 四

第58章 梦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梦里会不会看见不认识的人?林半夏想了想,回答道:“应该有的吧?”
  
  宋轻罗说:“那你能记得他名字和长相吗?”
  
  林半夏一愣,他其实挺经常做梦的,只是梦里的内容大多数都是现实相关的内容,比如压力大的时候就会总是梦见自己在考试。至于宋轻罗说的梦里出现不认识的人的情况,或许也有过,但几乎都看不清楚面容,更不要说记得名字了……于是林半夏摇了摇头:“记不得。”
  
  宋轻罗哦了一声。
  
  林半夏迟疑道:“昨天晚上那个死掉的人,你认识吗?”
  
  宋轻罗说:“我不应该认识。”
  
  这回答就很奇怪了,认识或者不认识,可什么叫做应该不认识?林半夏神情里的疑惑太过明显,宋轻罗淡淡的解释:“我和梦到的人现实里没有什么交集,不,准确的说,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林半夏:“啊?”
  
  宋轻罗道:“但是我们在梦里见过,我甚至能叫出他的名字。”
  
  林半夏傻了,他觉得宋轻罗不是那种随便开玩笑的人,也就是说他说的是真的:“等等,该不会,连秦诩也……”
  
  “没错。”宋轻罗肯定了林半夏的疑惑,“我梦到过他。”
  
  林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事情实在荒谬过了头,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宋轻罗说:“你刚才告诉我,说是因为那个学生求救了,才会去撞开门对吧?”
  
  林半夏说:“是的。”
  
  “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宋轻罗说。
  
  林半夏道:“什么?”
  
  “他的死亡时间是下午。”宋轻罗缓缓的说出一个不可能的事实,“所以你当时根本不可能听到有人求救……除非……”
  
  林半夏干涩道:“除非死人也会说话。”
  
  “是的。”宋轻罗道,“除非死人也会说话。”
  
  这是极为荒谬的结论,可林半夏,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前一天的他亲眼看着秦诩摔的七零八落,当天晚上,却由秦诩本人,将手机递到了他的手上。
  
  林半夏咽了一下口水,感觉事情好像超出了自己想象的范畴,他无论怎么思考,好像都没办法用科学的原理解释这件事。当刨除了别的可能性,便只剩下唯一的答案——真的有鬼。
  
  宋轻罗的话打断了林半夏的思路,他说:“要上课了,你先回去吧。”
  
  林半夏这才恍然,发现已经快下午两点了,他和宋轻罗相处的时间似乎流逝的格外的快,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也浑然不觉。
  
  “晚上一起吃饭。”宋轻罗说,“我在这里等你。”
  
  林半夏迟疑道:“可是……”
  
  宋轻罗打断了他:“六点半,不见不散——别让我去教室里找人。”
  
  林半夏:“……”
  
  “去吧。”宋轻罗摆摆手。
  
  林半夏转身走了,回到教室里还有点恍惚,他扭过头,看向窗户外面,外面一片晴空,和昨天的天气一样。春日的雨水应该连绵不断,且温和的,可前两日的大雨,迅速且决绝,以迅雷之势,卷走了两条生命。
  
  刺耳的上课铃声响了起来,林半夏看到老师走到了讲台上,拿起课本打算进行下一课程的讲解。
  
  他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的作业本,眼前的画面忽的扭曲了一下,等他重新聚焦时,刚才的画面,却好像只是他的错觉。
  
  晚饭时间,也是和宋轻罗一起度过的,两人之间没什么交谈,林半夏竟是觉得自己和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男同学莫名的很有默契。他吃完晚饭,从办公室里出来了,路过五楼的楼梯时,竟是听到楼上传来了低低的啜泣伴随着低声的咒骂。
  
  林半夏记得楼上是个阳台,平时都锁起来的,林半夏心想是不是同学出了什么事儿,便顺着楼道往上爬了一段距离,可刚走到一半,就意识到有点不对,这声音怎么越听越熟悉——好像是李稣的。
  
  李稣怎么会在楼顶上??林半夏迟疑的放慢了脚步,停在了拐角处,悄悄的凑过去,没想到竟是真的看到了李稣。
  
  和李稣在一起的,是昨天和李稣一起回家的李邺,李稣被逼到了墙角,李邺高大的身形几乎将他遮住了大半,林半夏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和微微颤抖的肩膀,似乎是李邺正在欺负李稣,李稣小声的抽泣着。林半夏见到此景,心中一惊,心想这难道就是李稣不喜欢李邺的原因,这个弟弟居然背着家长在学校欺负他哥?!不过也不能怪李稣,毕竟李邺比他高了那么多,真要打起来,李稣怎么看都不是李邺的对手。
  
  林半夏虽然自认打架不太在行,好在脑子还是好使的,于是想了想,跑到楼下,捏着嗓子喊了声:“老师来了——”
  
  上面两个人听到了林半夏的喊话,林半夏以为李稣会感谢他,谁知道没听到李稣的谢谢,倒是李稣大声的怒吼了一句:“哪个王八蛋在那儿叫呢——”
  
  林半夏:“……”
  
  接着就是一串慌乱的声音,林半夏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也从李稣那压抑的语气里听出了澎湃的怒气,于是赶紧转身一溜烟的跑了,赶紧回到教室里,端坐在座位上,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李稣满脸阴郁的回了教室,嘴里骂骂咧咧的,林半夏对此十分的理解,毕竟他刚被揍了一顿。
  
  “靠。”李稣路过林半夏的座位时,狐疑的看了林半夏一眼,道:“林半夏,你刚才在哪儿呢?”
  
  林半夏若无其事:“一直在座位上看书啊,怎么了?”
  
  李稣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你的声音啊。”他凑到了林半夏的面前,想要从林半夏的眼神里看出什么,可怎么看,眼前的人眼里都是无辜,“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
  
  林半夏诚恳道:“没有啊,你到底在说什么?”
  
  李稣:“真没有?”
  
  林半夏:“没有呢。”
  
  李稣:“好吧。”他信了。
  
  看见李稣走了,林半夏悄咪咪的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水,心想这个李稣也是,被打就被打了嘛,还那么要面子怕被别人看到,就李邺那个身高,整个学校能打过他的学生也寥寥无几吧。唉……看来这年头混日子的学生也不好过啊……
  
  晚自习下课后,林半夏为了防止自己又被李稣骚扰,赶紧回了寝室,看了会儿书,就上床睡觉了。
  
  他躺在床上,脑海里却想起了白天宋轻罗问他的问题,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他还真的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境是,林半夏在一个陌生的空荡房间里,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了。他躺在床上,听到有人在咚咚的敲门,不断的喊着他的名字。他被迫从床上爬起来,想要给那人开门,走到客厅时,看到窗外的景色。虽然是白天,可天空中笼罩着阴云,整个世界都沐浴在云层制造的阴影里,抬眸看去,好像世界末日似得。门口叫他名字的人依旧在用力的拍着门,林半夏透过猫眼,看到了外面。
  
  那是个不认识的人,他不断的拍打着门板,尖叫着:“快离开这里,快离开这里——林半夏,快回来——”
  
  林半夏心中一惊,又听到了别的声音,他扭过头,看到外面天空上的阴云越来越浓稠,黑压压的好像天空就要这么盖下来似得。窗户的前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背对着他的人,林半夏一下子就认出他的背影,是宋轻罗——
  
  宋轻罗扭身看了林半夏一眼,伸出手指对林半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直直的朝着后面倒了下去,林半夏见到此景目眦欲裂,想要冲过去阻止他,可已经太晚了,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宋轻罗从自己的面前倒向了窗外……
  
  “不要——”林半夏发出惊恐的叫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害怕,但那种感觉就好像脑子一下炸开了似得,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窗边,探出身体,想要抓住宋轻罗,然而当他探出身体,看向窗外时,竟是发现窗户下面是滚动的云海。云海如潮水一般,汹涌的搅动着,在宋轻罗跳下去的那个位置,他看到了云海的下面——是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建筑,看起来莫名有些眼熟。
  
  “宋轻罗,宋轻罗——”林半夏声嘶力竭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绝望席卷了林半夏,他恍惚之中,竟是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可是要怎么醒来呢?要怎么才能从这场噩梦里醒来呢?就在这时,林半夏竟是看到云层的生出,本该已经掉下去的宋轻罗重新出现了,他站在云海间,身姿轻盈的好像一片柔软的羽毛,冲着林半夏招了招手,轻唤道:“半夏,过来呀。”
  
  林半夏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身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他眼前一黑,就这么掉了下去。
  
  强烈的失重感袭击了林半夏,他喘着粗气,从梦中醒来。
  
  头顶是斑驳的天花板,身下是宿舍单薄的床,林半夏浑身是汗,陷在黑暗里,剧烈的喘息着。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窗外还是黑漆漆的,想来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