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65章 梦 十一

第65章 梦 十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哈哈哈哈哈。”李稣被林半夏逗笑了,说,“别担心半夏,我和他清白的很,不过说这些也没用,反正你一会儿醒了,就不记得了。”
  
  “什么不记得了!”林半夏怒火中烧,“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一会儿就和李邺告状去,说你和宋轻罗有一腿,让他再揍你一顿。”
  
  “什么?”宋轻罗的手微微用力,“你说什么?”
  
  林半夏以为他是在为李稣鸣不平,更气了:“我说要让李邺揍李稣!”
  
  “揍就揍呗。”宋轻罗无所谓道,“我是说你前面一句。”
  
  “哪一句?”林半夏说,“我记得清清楚楚?”
  
  “对!!!”李稣一拍手,“你说你把梦境里记得清清楚楚??”
  
  林半夏点点头,正想问自己记得怎么了,却发现李稣和宋轻罗在他点头的瞬间,两人的眼神就变了,特别是宋轻罗,刚才还是无奈中带着宠溺,这会儿已经像饿狼看到了肥肉,那搂着林半夏的手,力道大的恨不得把林半夏镶嵌进身体里。
  
  还好林半夏在梦里也不知道疼,小小一只,被宋轻罗像个娃娃似得搂在怀里,弱弱道:“你们要干嘛?”
  
  “你确定你记得对吧?”李稣再次确认。
  
  “是啊。”林半夏说,“我记得……又怎么了。”
  
  “不好办啊。”李稣看向宋轻罗,“他虽然记得梦里的,但是不记得进来之前的事了。”
  
  宋轻罗沉吟道:“解释一下?”
  
  李稣说:“怎么解释?说我们是政府组织,进来处理非正常事件的?需要他把认识的人都宰了?——这他娘的听起来比梦还要不靠谱啊。”
  
  宋轻罗叹气:“也是。”
  
  两人说话的内容,林半夏都听到了,可是听完了和没听差不多,依旧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他们到底什么意思。
  
  “怎么办?”李稣看了眼外面的天空,“时间不多了,要醒了。”
  
  宋轻罗有点烦躁,他说:“只有下次了。”
  
  李稣说:“这次数越多,污染越严重,后遗症就越大——唉,算了,也没别的办法。”他扭头看向林半夏,“下次再做梦,不要急着自杀,来找我们,我们会给你想要的答案。”
  
  “如果你不来。”李稣做了个凶恶的表情,“我就把你的朋友们全杀了!”
  
  林半夏怒道:“我就你和宋轻罗两个朋友,都在这儿了,你动手吧!!”
  
  李稣:“……”他看了眼宋轻罗,立马意识到自己显然是干不掉宋轻罗的,自杀好像也不太好,最后沮丧的放弃了,“好吧,那就不杀你朋友了。”
  
  林半夏:“……”
  
  宋轻罗冷冷道:“别闹了。”
  
  李稣摊手:“不要总是一副我在无理取闹的样子嘛,你难道有什么办法让你家小可爱听话?”
  
  宋轻罗说:“林半夏,现在时间紧迫,我没办法和你详细的解释,但你要知道,我们是在帮你。这里的确是梦境,死亡才能从这里离开,但是每一次被拉到这里来的人都不一定会有记忆,如果他们没有在这个空间坍塌之前醒过来,那么现实中的他们,精神就会遭到严重的污染,甚至可能被重新投入梦境,次数越多,就越难分清楚两者的区别——这是我们目前得到的信息,可是现在有一个极难的问题存在。”
  
  林半夏已经猜到了问题的所在,他说:“你们没办法把梦里的记忆带出去?”
  
  “聪明!”李稣称赞道,“没错,事实上我也不是每次都这么清醒,就算是宋轻罗,只要从梦境里醒来,只会有一些隐约的记忆,不能完全记清楚这些事,所以你是例外,至于为什么你会是例外,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林半夏差不多懂了,他迟疑道:“只要睡觉,就会进去这个梦吗?”
  
  “不。”李稣说,“这个梦出现的时候,一般都在下雨。”
  
  林半夏说:“好,我知道了。”
  
  宋轻罗道:“要走了。”
  
  林半夏低声说:“我还是自己来吧,我不想再被你杀了。”
  
  宋轻罗看了他一眼,同意了,把手里的刀递了出去。
  
  林半夏也爽快,拿着锋利的剔骨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就这么恶狠狠的来了一下,依旧没有疼痛,果然是在梦里。
  
  黑暗席卷了他视线,李稣和宋轻罗的脸,都在林半夏的眼前淡了下来。他猛地从梦中惊醒,看到了身侧的病床。
  
  李稣手里打着吊针,正憨甜的熟睡着,林半夏思考片刻,轻轻的推了推他,想要把他从梦里唤醒,只是无论他怎么努力,甚至最后用力的拍打着李稣的脸颊,李稣也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这样的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睡着了,倒像是陷入了昏迷。
  
  林半夏又叫了他一会儿,他依旧没有反应,就在林半夏想着要不要去问问医生的时候,他才发出一声细微的呻.吟,缓缓的睁开眼睛,低声道:“谁,谁在打我?”
  
  林半夏赶紧收手:“李稣,你终于醒了?”
  
  “我只是困了睡一会儿。”李稣喃喃道,“你就对我下此狠手。”
  
  林半夏无辜道:“我是怕你睡死过去了。”
  
  李稣说:“谢谢你把我当成朋友。”
  
  林半夏:“客气客气。”
  
  李稣:“所以刚才是你打的对吧?能让我打回来吗?”
  
  林半夏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和李稣的对话有点熟悉,就好像这一幕曾经在哪里发生过似得,不过当时好像被打的那个人是他。当然,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林半夏微笑道:“当然不可以哦。”
  
  李稣:“……”林半夏,你真是对不起你那老实的长相。
  
  林半夏为了表示自己还是很在意这个朋友的,很是体贴的出去给李稣倒了杯水,这次他特意看了看烧水的饮水器,确定上面的线是插了插座的,才松了口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