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67章 梦 十三

第67章 梦 十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林半夏的记忆里,几乎从未有人对他说过喜欢这个词。父母早亡,姑姑待他如同眼中钉肉中刺,生活的拮据和繁重的学习,让他根本无心关心其他的事,别人十七八岁的时候,或许是春心萌动的年纪,但对于林半夏而言,喜欢这个词,却太过陌生。他没有喜欢的人,更无法想象别人喜欢自己,即便内心深处已经隐隐约约的从宋轻罗的言行举止里感觉到了什么,可真当宋轻罗坦然的说出了这两个字时,他的脑子里竟然一片空白,只能瞪大了眼睛,呆呆的道:“什么?”
  
  宋轻罗被林半夏的表情弄笑了,好在他有的是耐心,凑近了林半夏的耳边,一字一顿:“林半夏,我喜欢你。”
  
  林半夏,我喜欢你——再清楚不过了,林半夏想要说点什么,可一开口,发出的竟是轻微的抽泣,伸手在脸上一抹,发现自己居然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就是心里难受的厉害。
  
  “怎么哭了?”宋轻罗有点愣,没想到林半夏会哭,低声道,“你就算不答应我,也不用哭嘛。”
  
  林半夏说:“抱歉,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句话。”他觉得丢脸,慌乱的抹着脸上的泪水,他对于以前很多的事都不太记得了,但心里总是坚定的觉得,没人会喜欢自己,所以从宋轻罗嘴里听到这四个字,那些隐藏的情绪如潮水般涌来,将他措手不及的淹没。
  
  宋轻罗侧过身,挡住了其他人看过来的视线,低声安抚道:“乖,不哭。”
  
  林半夏满脸狼狈,他见宋轻罗一直盯着自己,茫然道:“你盯着我做什么?”
  
  宋轻罗伸手,指腹揉过林半夏的脸颊,抹去了潮湿的泪水,他说:“小朋友没被表白过呀?”
  
  林半夏:“啊?”
  
  宋轻罗道:“拒绝也好,接受也好,总该要说点什么吧?”
  
  林半夏小心翼翼道:“我……我可以接受吗?”
  
  宋轻罗温声道:“当然可以。”他俯身,把林半夏揽入了怀中,下巴就放在他的头顶上,轻轻的摩挲着。听说,很多没有安全感的小孩迷恋拥抱,宋轻罗希望可以给看起来很是无助的林半夏一点安慰。
  
  林半夏的身体果然放松了许多,只是他此时对于自己和宋轻罗的关系依旧有点茫然,不过不要紧,他们两个时间还很多,宋轻罗可以慢慢的教会林半夏,许多他不擅长的事。比如拥抱,又比如喜欢。
  
  此时气氛正好,就在宋轻罗思考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再亲他家小朋友一口,再偷偷占点便宜的时候,他家小朋友却泪眼婆娑的抬起头,说出的话和他可怜弱小又无助的表情截然相反:“所以,你腿上的伤口是真的吧?”
  
  宋轻罗:“……”这一茬还没过去呢?
  
  “是吗?”林半夏追问。
  
  宋轻罗还能怎么办,表白都成功了,这事总不能死不承认,无奈道:“是。”
  
  林半夏说:“我要看看——”他猜到了宋轻罗要说什么,立马堵住了宋轻罗的嘴,“不是现在,待会儿中午的时候,在办公室看!”
  
  宋轻罗:“……行吧。”
  
  “那我走了。”上课铃声正好响起,林半夏道,“你好好上课。”说完就走,丝毫不见留恋。
  
  宋轻罗看着他的背影,硬是从里面品出了一点拔吊无情的味道。可他能怎么办呢,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转身回了教室。他的死党见状哈哈大笑,指着宋轻罗道:“宋轻罗你还行不行啊,怎么把你家小可爱弄哭了。”
  
  “关你屁事。”宋轻罗没好气,“先把你自己屁股擦干净吧。”
  
  老师正巧走进来,两人同时息了声,开始上课了。
  
  林半夏心里藏着事儿,虽然在努力的让自己认真听讲,还是被人看出了心不在焉。下课时间,李稣悄咪咪的摸到旁边,说:“你怎么了?刚才回来的时候,眼睛怎么是红的?”
  
  林半夏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哭了,冷静道:“风沙迷了眼睛。”
  
  李稣笑嘻嘻的挑刺:“这大热天儿哪儿来的风沙。”
  
  林半夏说:“没有风沙你那天在楼梯间里哭什么?”
  
  李稣:“……”
  
  林半夏无辜道:“难道真的是被李邺欺负哭的?”
  
  李稣:“……”林半夏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犀利,不对,林半夏这货一直有点犀利,只是平时都没表现出来……
  
  李稣败退,带着幽怨的眼神走了,林半夏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觉得李稣这模样,居然看起来有那么点可爱。
  
  终于等来了午饭时间,林半夏第一次第一个冲出了教室,把老师都看呆了,问了句林半夏怎么了。
  
  李稣这货大声喊:“老师你别介意,他拉肚子。”
  
  老师理解的哦了一声。
  
  楼上的班级也下课了,宋轻罗正在慢慢的收拾自己的书桌,听到旁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再一抬头,看见了气喘吁吁的林半夏,因为跑的太快,那张平时没什么血色的脸上绯红一片,唯有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还盯着自己——的腿。宋轻罗见状,心里嘀咕一声,心想自己脸应该算好看的,可怎么在林半夏这儿,就一点魅力都没有。
  
  林半夏急吼吼道:“快点快点。”
  
  宋轻罗故意晾着他:“嗯,你那么急干嘛?”
  
  林半夏:“我要看!!”
  
  宋轻罗忍不住笑了:“林半夏,你知不知道自己这样子特别像是在耍流氓?”
  
  林半夏:“……”
  
  宋轻罗慢声道:“不过没关系,就算你耍流氓,我也喜欢你。”
  
  说着站起来,动作自然的把他家小朋友从教室里牵了出来,去了旁边空下来的办公室。
  
  一进屋子,林半夏就赶紧关门拉窗,宋轻罗忍了一会儿,没忍住,又开始笑。林半夏瞧见他笑得意味深长的神情,莫名其妙的问他笑什么。
  
  宋轻罗正经道:“没什么。”
  
  林半夏一脸懵懂,也没弄明白其实宋轻罗才是那个耍流氓的人,他只是一想到梦里的事,心情就有些焦虑,道:“来吧,你赶紧脱。”
  
  宋轻罗说:“看了要负责的。”
  
  林半夏急道:“负负负!!你快点!”
  
  于是,在林半夏全神贯注的目光下,宋轻罗脱下了长裤,露出了他修长的双腿……和双腿上醒目的伤口。
  
  那伤口不知道是用什么弄出来的,边缘凹凸不平,有的结痂了,有的却是新的,红红紫紫的布满了宋轻罗整个大腿的外侧,看起来格外的可怖。宋轻罗很聪明,他伤自己的部位,全是被衣服遮掩得最严实的地方,就算换了短裤,也看不到端倪。而且他将自己的这种失控,控制的非常好,在梦里那个人,没有告诉林半夏那些事之前,他对宋轻罗也丝毫没有怀疑。
  
  看见这些伤口,林半夏就好像喉咙里堵着什么,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他伸出手指,轻轻的、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伤口的边缘,宋轻罗没有喊疼,肌肉却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可见是非常疼的。而且伤口完全没有包扎,难以想象出这些部位平时和裤子摩擦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感觉。
  
  见林半夏一直沉默着,自知理亏的宋轻罗,道:“其实也不是很疼。”
  
  林半夏说:“你骗人。”
  
  宋轻罗:“……”
  
  “不疼,怎么让你分清楚是在现实还是做梦。”林半夏看着这些伤口,心里有了决断,他说,“你记得梦里发生了什么吗?”
  
  宋轻罗说:“不记得了,你难道记得?还有,你说梦里的我告诉你这些……”
  
  “我也不太记得了。”林半夏心里已经有了要做的事,他很不愿意,却还是对着宋轻罗撒了谎,“只是有模糊的记忆,你说,我们到底怎么了?”
  
  宋轻罗道:“像是一种传染,我身边很多人都有出现这样的情况,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起初是神情恍惚,后来开始自残,最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