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74章 梦 二十

第74章 梦 二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半夏一直以为自己入梦的那一刻,是在和宋轻罗进入基地之后。但现在仔细想来,他们应该在火车上就已经被梦境感染了,那一声惊雷之后的连绵雨声便是他们入梦的信号。
  
  崔高煜对林半夏说过的“你分不清”没有错,如果没有小花的存在,林半夏的确是不可能分清现实和梦境。他会以为自己已经出来了,天真的在第一层梦境继续生活,直到某天,梦境突然露出真面目——想来无论谁,都无法接受自己还在梦里的事实。
  
  小花是梦海里的“锚”,稳住了林半夏和宋轻罗的坐标,让他们免于陷入永无止境的怀疑。
  
  这一觉是林半夏睡过的最漫长的一觉,可现在看看时间,也才过了五个小时而已,仔细想想,当年持续了那么多天的大雨里,不知崔高煜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折磨才最终选择妥协。
  
  想起了崔高煜,林半夏忍不住看向宋轻罗,问他崔高煜现在怎么样了?
  
  宋轻罗垂着眼眸,低声道:“我先打个电话。”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而电话虽然通了,却没有人接听,宋轻罗又打了四五次,依旧没有人接起来,最终他选择放弃,重新拨了另一个电话。
  
  “喂。”李稣疲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的声音沙哑,听起来没什么精神。
  
  宋轻罗问:“白路泽那边的人呢?”
  
  李稣道:“……我是真醒了吗?”
  
  宋轻罗说:“醒了。”
  
  李稣没吭声。
  
  宋轻罗知道这是梦境之后的后遗症,每个人都很难摆脱,只能看自己努力从这种情绪里脱离出来。李稣很久没有说话,久到林半夏都快以为他又睡着了,才听到那头传来了如同呢喃般的一声低语,他说:“李邺没有死?”
  
  宋轻罗平淡道:“应该没有。”
  
  李稣道:“好,我去白路泽那边看看。”接着就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我待会儿再给你打过来。”
  
  宋轻罗说好。
  
  林半夏扭头看向窗外,看见瓢泼的大雨已经停了,天空放晴,一轮明月在乌云之后,隐约的露出了一角,但并没有梦中那种冰冷的不真实感,反倒是让林半夏心情平静下来。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可至少他们已经出来了。
  
  后半夜,两人都没有睡觉,宋轻罗在等着李稣回话,林半夏则抱着小花,蜷在椅子上小憩。两人默契的靠在一起,半睡半醒之间,迎来了黎明。
  
  随着一声响亮的汽鸣,火车缓缓驶入终点的站台。
  
  林半夏和宋轻罗提着行李下了车,下车时,林半夏总觉得画面很是熟悉,仔细想想,才发现是在梦境里自己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只是那一次,是白路泽在车站里接他们,这回,接他们的人却变成了李稣和李邺。
  
  李邺开车,李稣坐在副驾驶上,依旧是全副武装的模样,等林半夏和宋轻罗上了车,他拉下了戴着的口罩,往嘴里塞了根烟根烟,朝着两人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林半夏和宋轻罗坐在后座上,看着车驶出了站台。大家都没有人说话,车里的气氛有些凝滞。
  
  “白路泽那边不太好。”最后还是李稣先开了口,他把车窗降下来一半,对着外面吐了口烟,“崔高煜情况不太好。”他说,“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指的是进入梦里。
  
  宋轻罗抬手看表:“十个小时之前。”
  
  李稣捏着眼角,情绪有点烦躁,他说:“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现在也有梦境里的记忆,记得高中时那些记忆,也记得和宋轻罗合作的经历。但是到了后面,梦境就完全失控了,他梦到自己在基地里醒来,旁边是无数具尸体,然后工作人员走过来告诉他,几百个人里只有他活了下来,宋轻罗死了,林半夏死了,李邺也死了。
  
  李稣当场就崩溃,他那时候才知道,人悲伤到极点,是哭不出来的,他抱着李邺的尸体一直在发抖,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李稣因为病,从小就娇气,几乎是被家里人宠着长大的,就算后来出了些变故,也很少受苦。他其实还挺怕疼的,但就是这样怕疼的他,却在得知李邺死后,直接掏出匕首,剁掉了自己几根手指。
  
  可是,这也并没有让李稣醒过来。
  
  “异端之物已经被我封存了。”宋轻罗的声音飘了过来,唤回了李稣逐渐溃散的理智,他猛地回神,才发现烟头已经快要烧到手指,被灼烧的疼痛从皮肤传来,他刻意停顿了一下,让指缝触碰到了火星后,才故作不经意的把烟头灭了。
  
  “然后呢?”李稣装作无事发生的扭头问道,“崔高煜又是怎么回事?”
  
  “崔高煜成了47777的伴生物。”宋轻罗说,“它之前根本没有被封存,所以醒来的人根本没有梦境里的记忆,崔高煜以自己的记忆作为养分供给着它的生长。”
  
  这是个漫长的故事,宋轻罗刻意略过了小花的存在,只是说自己用身体封存了梦和崔高煜,所以他们才会带着记忆醒来。
  
  李稣听完后,道了句:“崔高煜没死,但精神状态很差,如果一定要说,就是他好像傻了。”
  
  宋轻罗倒也不意外,淡淡的道了句:“意料之内。”
  
  “和我们在一起的记录者死了几个。”李稣继续说,“就是梦里面的秦诩姜信他们……你们还记得吧?”
  
  林半夏当然记得。
  
  “都死了。”李稣本来想要点第二根烟,旁边一直沉默不语李邺的伸出手,把他手里的打火机拿了过去。
  
  李稣想要抢回来,李邺递了个眼神给他,他只好恹恹的收了手,拉起口罩,又不说话了。
  
  宋轻罗说:“先去基地。”
  
  李邺道:“好。”
  
  林半夏总觉得李稣和李邺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仔细想想,倒是想起了两人在梦里发生的那些事,最惨的是他们似乎把梦里的记忆带到现实里来了,光是想想,就觉得有点尴尬。
  
  宋轻罗和李邺又聊了一些关于基地的事,大部分内容都和林半夏在第一层梦境里知道的差不多。他们回乡的日子里,李稣和李邺是提前入梦的,在进入校园的梦境之前,他们还经历了一些别的梦境,大多都光怪陆离,两人很快察觉了异常。但在宋轻罗和林半夏入梦之后,他们却被直接带入了学校,并且失去了之前的所有记忆,真的以为自己是学校的学生。
  
  “那个学校不是我上学的地方。”李邺说,“看来构造这一层的梦境的人,精神的力量很强大,不然不会把其他人全部都拉了进去,还没有出现违和感。”他从后视镜看了宋轻罗一眼,“是你的梦吗?”
  
  宋轻罗说:“对。”
  
  李邺道:“哦。”
  
  这当然不是宋轻罗的梦,而是林半夏的,但宋轻罗轻描淡写的应下了李邺的提问,看起来并不想让他知道这个梦和林半夏有关。
  
  几个小时后,车到达了基地的外面。
  
  让林半夏没想到的是,这个基地和他在梦里见到的那个一模一样,就是没了白路泽。
  
  一行人直接走到了建筑里面,宋轻罗很快就被工作人员领走,据说是去处理他封存在身体里的异端之物了。
  
  林半夏和李稣他们则被安排到了休息室睡觉,说是睡觉,其实几个人一点睡意都没有。
  
  李邺坐在沙发上假寐,李稣蹲在角落里自闭,林半夏闲着没事儿,掏出手机随便刷刷新闻看,屋子里安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的被人打开了,一张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出现在了门口,林半夏抬眸和他正巧四目相对,两人对视了片刻,来人笑了:“你好呀,林半夏。”
  
  来的正是白路泽。
  
  他和林半夏梦境里的一模一样,整个人十分的纤细,穿着一身宽大的工作服,脸色比李稣还要白上几分,嘴唇上也看不到一丝血色,整个人都透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林半夏说:“你好……”
  
  “你应该认识我了吧?”白路泽动作自然的走到了林半夏的身边坐下。他的身体虽然被工作服遮掩的严严实实,但林半夏还是嗅到了一股非常浅淡的血腥味,毫无疑问,白路泽和梦境中那个他一样,想来身上到处都是伤口。
  
  万幸现在梦境已经醒了,雨也停下,他不用再伤害自己。
  
  “宋轻罗呢?”白路泽问。
  
  “他去处理异端之物了。”李稣回答,“崔高煜那边怎么样了?”
  
  “绑着束缚带呢。”白路泽说,“但是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你们真的成功把梦封存了?”
  
  “当然。”李稣说,“不然我们怎么醒过来的。”
  
  白路泽哦了一声。
  
  林半夏总感觉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话到了嘴边,还是选择了沉默。
  
  “坐了一晚上的火车,也饿了吧。”白路泽看了眼时间,“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点东西?”
  
  “我不用。”李稣说,“不饿。”
  
  李邺也摇了摇头,于是白路泽看向林半夏。
  
  林半夏一晚上没有休息,这会儿的确是有些饿了,便点点头,和白路泽一起出门觅食。
  
  李稣看着两人的背影,忽的道:“你说他知道吗?”
  
  李邺说:“知道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