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90章 猛虎蔷薇 四

第90章 猛虎蔷薇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轻罗想起自己的第一次表白,对于林半夏而言,或许是真的太过于委婉了。要不是之后他们进入了47777的世界经历了那一切,宋轻罗也不知道自己要和林半夏走多少弯路。他仔细的反省之后,决定以后和林半夏说什么都直接说,免得他家这位迟钝的听不懂。
  
  炎炎夏日,冰冷的啤酒配着美味的烧烤实在是种享受,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半夜散场的时候。林半夏吃的很饱,有些微醺,但还算清醒,趁着宋轻罗和李邺他们收拾残局的时候,林半夏和李稣走到了旁边。
  
  李稣递了根烟给林半夏,自己也点上了,吸了一口后,含糊道:“那瓶子到底怎么回事儿?”
  
  林半夏说:“是我在镇子上一个店里看到的,觉得有点眼熟,怎么看怎么像你家的别墅,顺手就买了。”
  
  李稣说:“那老板什么样?”
  
  林半夏描述了一下,可看李稣的神情,不像是认识的样子。
  
  “奇了怪了。”李稣抓了一下头发,“怎么会被印到瓶子上头去,难道是有人恶作剧?也不合理啊……”
  
  林半夏表示赞同:“会不会是有人和你家有仇?故意恶心你来着?”
  
  李稣沉默:“可能性不大。”他又吐了口烟,语气里多了些无奈,“你别看这栋别墅新,其实是翻新的,年代挺久远了……这条小镇,一直就是做瓷器的,以前特别有名,还出过贡品。后来渐渐衰落了,近年来商业发展的还不错……”
  
  林半夏说:“你祖上应该挺厉害的吧?”其实从言行举止上来看,就能看出李稣和宋轻罗都是那种经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人,连吃起饭来,都有股优雅的味道。
  
  李稣说:“是啊,我祖上当过大官,后来没落了。我家在我小时候那会儿还算不错吧,至少能翻修这样的大房子,也可以了。”他眨了眨眼睛,因为白化病,他连睫毛也是白色的,被灯光照着,像在闪闪发亮,“我从小身体就弱,又有病,家里就一直宠着我,我也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可惜后来……”他说到这里,没有继续下去,熄灭了手里的烟,露出寂寥的神情。
  
  李稣没有说完,林半夏也能看出来,当年一定是发生了很大的变故,不然李稣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李稣安静了一会儿,道:“这事儿我还是觉得不对劲,明天我去那个店里再问问去。”
  
  林半夏说:“好,我到时候和你一起吧,对了……”
  
  李稣道:“嗯?”
  
  “你三楼里的那些照片,是不是房子的历代主人?”林半夏想起了自己在照片上看到的异常情况,他有些怀疑自己是眼花了,还是想确认一下。
  
  “是啊。”李稣说,“怎么了?”
  
  “这房子里没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林半夏问道。
  
  “你什么意思?你看到了什么东西?”李稣疑惑道,“这房子当年我虽然住过,仔细算算也有十几年没回来过了,中途还被重新装修过好几次,有我不知道的事很正常……你是看到了照片有什么问题?”
  
  林半夏说:“是的,我看到照片里的人好像动了一下。”
  
  “啧。”李稣说,“这要寻常人,肯定会说你眼花,可咱们就是做这行的,还是保险起见,带宋轻罗去看看,他对这些东西敏锐一些。”
  
  林半夏想想也是,他本来就迟钝的要命,可能那些东西都飘在眼前了还毫无察觉,这事儿还得看宋轻罗。
  
  “那今天就这样吧。”李稣说,“天也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旅游可是增加感情的好机会。”说着冲林半夏挤眉弄眼起来。
  
  林半夏面露无奈,让李稣请不要用这么好看的脸做这么猥琐的表情。
  
  那边宋轻罗和李邺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各自领着各自的搭档回了房间。
  
  林半夏进屋就冲了个澡,趴在床上玩手机,没一会儿宋轻罗也从浴室里过来了,上身没穿衣服,还在往下滴水。
  
  林半夏赶紧凑过去看了看。
  
  宋轻罗道:“看什么呢?”
  
  林半夏义正言辞:“看你伤口好没有——”说着看的更仔细了。
  
  宋轻罗的身材非常好,宽肩窄腰,是个标准的倒三角,线条流畅的八块腹肌和并不夸张的胸肌,让他完美的符合了亚洲人的审美。林半夏看到了他腹部中央有一条淡淡的红线,贯穿了半个身体,正是愈合后的伤口。
  
  林半夏舔了一下唇,觉得嘴巴发苦——这伤口,是他亲手割开的。
  
  宋轻罗还以为林半夏是在占他便宜,正打算笑着开口打趣几句,却发现林半夏的眼角有点泛红,神情一凝,伸手把他的下巴抬起来:“怎么?”
  
  林半夏强笑了一下:“没事,就是心疼你。”
  
  宋轻罗:“……”
  
  “这样也不知道多少年了。”林半夏的手指在那条线上缓缓的滑过,喃喃,“也不知道……被剖开过多少次了。”
  
  宋轻罗说:“如果是你亲手来的话,倒也不是很疼。”
  
  林半夏苦笑起来,这话他要是真的信了,那他可真是个大傻子。
  
  “来吧,我帮你吹头发。”林半夏道。
  
  宋轻罗动作自然的走到了林半夏的前面坐下,林半夏打开吹风机,慢慢的帮他吹着湿润的发丝,道:“对了,之前我在三楼的走廊上,看到了一些照片。”
  
  宋轻罗:“照片?”
  
  林半夏说:“我看到照片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
  
  宋轻罗蹙眉。
  
  林半夏道:“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事都很迟钝,你要不要待会儿过去看看?”
  
  “行。”宋轻罗点点头。
  
  夜色已深,暑气在晚风的吹拂下渐渐淡去,又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和城市里的夜晚不同,这里能看见漫天的星河,一轮皎洁的新月高悬于天穹之上,冷色的光华给整个世界都镀上了一层淡色的霜。
  
  李稣坐在阳台上乘凉,这别墅在山里,凉快的很,最热的时候,连空调都不用开。他由于身体缘故,平日里只能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别说太阳了,就是连一丝风都吹不到。再加上高强度的工作,这种悠闲的时候,实在是太少见了。
  
  李稣在椅子上蜷缩成一团,半闭着眼睛,享受着惬意的度假时光。
  
  “咚咚咚。”卧室里关着的门被敲了两声,不知道是谁,李稣开口道:“进来吧,门没关。”
  
  嘎吱一声,门外的人推门而入,竟然是李邺。
  
  李稣瞧见是他,也没起身,随口问道怎么了。
  
  李邺没说话,顺手把一个文件袋扔到了他的面前,李稣开始还以为是工作方面的资料,可打开之后瞟了几眼,脊背立马挺直,眉头也皱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这文件袋里是一张房产证外加□□之类的东西,李稣心里有了底,翻开一看,果然毫不意外的看见是这套别墅的房产证,而房产证上,写着自己一个人的名字。
  
  “送你的。”李邺轻描淡写。
  
  “嘿,你有毛病吧?”李稣不笑反怒,“我做这行比你还久,缺钱用?要是想要,我不会自己买啊?需要你来自作多情??”
  
  李邺看向李稣,淡淡道:“你在骗人。”
  
  李稣:“……”
  
  李邺说:“你想回来。”
  
  李稣伸手就把那些东西砸到了李邺的胸口,气急败坏起身就走,却被李邺抓住了手腕,他咬牙切齿:“放手。”
  
  李邺道:“不放。”他绿色的眼睛里映照着李稣气得发抖的身体,并未因此动摇片刻,“虽然你不敢回来,但是我知道,你想回来。”
  
  李稣道:“你他妈放屁!”
  
  李邺说:“你做梦都想回到这里,没关系,你不敢,就由我来帮你。”他抓着李稣的手因为过度用力,在李稣雪白的肌肤下留下了红痕。李稣又要挣扎,他以为李邺不会放,李邺却松了手,他便踉跄几步,显出几分狼狈的味道,
  
  “晚安。”李邺道,他的声音大多都是没什么感情的,大约是小时候的经历,让他很难对周遭的人真情实意的付出感情,所以总是显得冷漠又疏离。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每当他对着李稣说话时,那双冰冷的绿色眼眸里,总会柔和许多。
  
  说了晚安,李邺转身走了。
  
  留下了一地狼藉,和站在原地沉默着的李稣。
  
  听着干脆利落的关门声,李稣捂着脸苦笑着,慢慢的弯腰,把地上的东西一点点的捡了起来。他重新翻开了房产证,看到了房产证上的李稣两个字,喉咙里突然有什么东西涌了出来,噎的他说不出话来。
  
  这房子的确曾经是李稣家的祖宅,但这里记录的,根本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至少在离开这里的时候,充斥在李稣内心深处的,是惶恐和不安,甚至可以说他是狼狈的从这里逃走的,从未想过,还会回来。
  
  当年那件事,李家七口人,仅仅只有十几岁的他生还,几乎等于灭门,李稣想起了什么,看向林半夏带回来的那个细口瓷瓶。
  
  这瓷瓶的手艺很普通,上面的花纹却纹得格外精致,每个人的神态动作,都活灵活现,好像下一刻就会动起来似得,李稣越看越心慌。这一幕,别人或许不知道,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当年,他家就是在别墅里遭遇了这一切,遇到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异端之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