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100章 他们 六

第100章 他们 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刚才离开书房的父亲,似乎听到了某些奇怪的响动,他重新回到了书房里,推开门便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可怕的景象。无数的绿色光点,从天花板上倾斜而下,落在了他的妻子和孩子身上。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些光点是什么东西,但也感到了危险。他急忙上前,想要将处于光点包围中的妻女唤醒,在迈出一步后,男人竟是发现他的身体动弹不了了,身体好像不再属于自己。肢体逐渐僵硬,仿佛陷入了树脂里的小虫,只能渐渐凝固,最终变成灿烂的琥珀。
  
  绿色的流星雨持续的时间大概只有十几秒,这短短的十几秒,在林半夏和宋轻罗的眼里却变得无比的漫长,如同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切终于结束了。在房间里的三个人,连带着书房里的所有物品,全都笼罩在了绿光之下。
  
  物品和人,都出现了变化。
  
  宋轻罗的母亲身体的颜色开始变淡,逐渐化作了虚无,父亲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然而无力阻止。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那副挂在书房最中央的画作里的人物,竟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开始蠕动起来。
  
  雪白的骷髅扯动着手里的丝线,小骷髅在它的操纵下跳起了怪异的舞蹈。画卷里站在骷髅对面的孩童和女人一齐发出尖锐的啼哭,哭声震的男人耳膜发疼,他看到骷髅的手,慢慢的从画卷里伸了出来,朝着旁边缩在椅子上沉睡的儿子去了……
  
  不,不能这样,强烈的恐惧席卷了男人的理智,他知道自己动不了,依旧拼了命的往前,想要把儿子从那里挪开——他不知道被骷髅触碰之后,他的儿子会怎么样,但已经消失的妻子是一个凄惨的前例。
  
  不,不要,住手——住手啊——男人疯了似的往前,他听到了血肉撕裂的声音,却并不在乎,似乎是强大的意念起了作用,他竟是感到自己往前走了一步——是的,他的身体又可以动弹了。
  
  男人惊喜的迈开步子,冲到了孩子的面前,迅速的伸出手,抓住了孩子的身体,让他躲过了画卷中骷髅的袭击。然而成功的喜悦还未在男人的脸上保持片刻,就被无尽的惊恐替代。
  
  男人低下头,没有看见自己的手,只看到了一双森森白骨,他有些茫然的看向旁边的玻璃窗户,上面印照出了自己的模样。
  
  那不再是他了,而是一具干干净净,不沾血肉的白色骷髅——和画中的一模一样。
  
  刺耳的哭声又近了,男人扭过头,看到了一张近在咫尺的脸。那张脸和他现在的脸一模一样,没有五官,只有白色的骨头,漆黑的眼睛,像深不见底的黑洞,连光都无法穿透。
  
  一声微妙的响动,男人连同着熟睡的少年,一起被吞入了画卷里。
  
  接着整个房间都躁动了起来,好似被洒了冰水的热油,翻滚沸腾,仿佛每一件物品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林半夏甚至看到了桌面上摆放着的虎型镇纸发出老虎般的咆哮,淡色的墙纸伸出无数枝条模样的东西,疯狂的蠕动,纸张,书本,桌椅,甚至连天花板上转着的风扇,绿光所及之处,皆是疯狂。平常的书房,在这一刻变成了小孩手里的泥塑,没有人能想象出,里面的东西,下一刻会变换成什么光怪陆离的模样。
  
  站在林半夏身边的宋轻罗,突然伸出手捂住了嘴,抑制不住的发出干呕的声音。他一直忍耐着,忍耐着看着自己母亲消失,看着父亲变成骨架,他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忍下去,直到结束。然而在看到书房里的那些东西时,他意外感到了难以抑制的眩晕,强烈的恶心感,袭击了他的脑子,眼前的画面没有血肉,却比血肉还要令人感到不适。
  
  林半夏很是担心,本来想劝说几句,但见宋轻罗脸上苍白的抬了抬手,态度十分的坚决——他要继续看下去。
  
  林半夏只好息声,心里越发难受起来。
  
  好在这种怪异的变化,只持续了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很快逐渐平息。画卷微微一抖,将卷入其中的两人重新吐了出来。被扔到地上的幼年宋轻罗脸上流露出些许茫然,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什么,而他父亲的骨架,分明就立在他的旁边,他却没有看到。
  
  消失的母亲也显露出身形,重新回到了摇椅之上,她也从梦境中醒来了,看见宋轻罗在地上,弯下腰将他抱起,细心的安抚起来。
  
  周遭分明都是异象,两人却好像完全看不见,在扭曲的书房里,拥抱着对方,全然不知刚才发生的一切。
  
  画面渐渐暗淡,林半夏又听到了那种清脆的响声,起初他以为声音是从眼前的幻象里发出的,然而越听越不对头,抬头一看,竟是看见他和宋轻罗站位上空的天花板,也开始扭曲——他听到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轻罗!!”林半夏见势不妙,大叫一声。
  
  宋轻罗没有动,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画面上,已经完全听不到周遭的声音了。林半夏顿时紧张起来,抓着宋轻罗的手就想往外面跑,绝望的发现自己根本拉不动宋轻罗。宋轻罗简直好像变成了一尊凝固的雕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黑暗已经缓慢的溢出,接下来就是星群的降临,林半夏忽的感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看向黑暗,墨绿色的线条,又浮现在了他的瞳孔之中——
  
  叮……似乐声一般悦耳,比死亡还要危险的声音再次降临了,黑暗里的星辰没有继续坠落,它们停留在了林半夏的头顶之上,如精灵般跳跃旋转。林半夏抬起了手,探出了指尖,星群们发出喜悦的尖啸,朝着林半夏俯冲而来,落在他的指尖上。
  
  那是火热的烧灼感,林半夏想,他仿佛摸到了一团燃烧的火焰,他轻轻一甩,那些东西便被甩开了,接着又迅速的聚拢上来,如此往复。
  
  “半夏。”有人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声音有些熟悉。
  
  “林半夏。”那人未曾得到回应,于是声音里多了焦急,“林半夏——”
  
  林半夏终于回神了,指尖的星辰也在叫声中碎成粉末,他扭头,看到了宋轻罗焦急的神情。
  
  事情几乎是发生在一瞬间,还在观察幻象的宋轻罗突然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气息。这种感觉非常的玄妙,似乎只是没有来由的第六感,他竟是感到站在自己身边的林半夏气息在逐渐变淡。分明人就站在自己的身边,可他居然觉得,下一刻他就要失去他了。
  
  “半夏。”握住了林半夏的手,宋轻罗呼唤着他的名字,“林半夏——”
  
  林半夏神色冷漠,眼眸里又有绿光浮现,他似乎听到了宋轻罗的呼唤,于是扭过头看向了旁边,可是眼神没有聚焦,就这样穿过了宋轻罗的身体看向了遥远的虚空。宋轻罗不知道林半夏看到了什么,或许是更深,更可怕的东西,但他明白,他得让林半夏看到自己。
  
  “林半夏!林半夏!!”又是一声声呼喊,简直好似招魂的符咒,宋轻罗声嘶力竭,几乎要把林半夏揉碎在自己怀里。
  
  终于,他的呼唤起了作用。
  
  小小声的回应,从林半夏的口中发出,他茫然的抬头,看到了宋轻罗焦急的面容,从那迷茫的眼神里,显然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半夏。”宋轻罗咬牙切齿,“你在干嘛?”他实在是忍不住,低下头,狠狠咬在了林半夏的唇边,
  
  疼痛让林半夏瞬间清醒过来,他痛呼一声,彻底的回到了现实,含糊道:“你、你干嘛?”宋轻罗第一次这样粗暴,咬的他好疼。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宋轻罗问。
  
  “我们头顶上有东西。”林半夏被咬这么一口,有些委屈,他舔了舔唇角,尝到了一点血腥味……居然被宋轻罗咬破了,“我想带着你跑掉,可是你不肯动。”
  
  宋轻罗沉默:“……”
  
  “你怎么这个表情?”林半夏很是奇怪。
  
  “你没有拉着我跑。”宋轻罗说,“你从头到尾都站在我的身边,没有动一下。”
  
  林半夏愣了。
  
  “我还以为你会像我妈妈那样消失。”宋轻罗看向卧室的方向。
  
  此时,所有的幻象已经消失,曾经的书房又变回了空荡荡的毛坯房,没有母亲,没有父亲,也没有自己。
  
  林半夏甩了甩头,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他道:“我怎么了?”
  
  “不知道。”宋轻罗说,“你看到的那些绿色的星星,好像和异端之物有关。”
  
  林半夏说:“什么?”
  
  宋轻罗道:“你刚才看到了吧?”
  
  林半夏点头。
  
  “绿色星群降临之时,书房里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异端之物。”宋轻罗道,“而人类,却是在无意识中,变成了它们的伴生者。”书房里的东西那么多,他甚至至今都无法弄清楚,母亲到底是因为变成哪一样异端之物的伴生才会消失。他唯一知道的,是他被吞入那幅画的时候,就已经不是纯粹的人类了。
  
  感染改变了他的身体,他的体重变轻,轻的只有一副骨架那么重,开始讨厌触碰水,甚至在长期间接触水之后身体还会变得虚弱——他越来越像一副画了。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他也能像画卷那样,用自己的身体,暂时的封存异端之物。
  
  宋轻罗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大部分的伴生者,都凄惨的死在了任务的过程中,某些运气好的,保下了一条命,也在不久之后彻底疯掉。
  
  在遇到林半夏之前,宋轻罗的生命里,从来没有未来二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