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109章 群星的轨迹 九

第109章 群星的轨迹 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梦境初醒,万物复苏。
  
  林半夏的身体轻盈如羽,往天穹而去。破败的城市如同蜂巢,在视野里越来越小,山川河流尽入眼帘,接着是汪洋大海和星空。轻灵的乐声在身侧围绕,并非人类的语言,林半夏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抬起头又看到了个地球形状一模一样的球体。
  
  球体之上,附着着密密麻麻的光点,它们所到之处皆是灾难横行。曾经繁华的城市变成了一片片焦土,蚂蚁般大小的人类在城市里慌乱的穿梭,好像下一刻就会全部覆灭。
  
  林半夏嗅到了血液的气息,混合着烧焦的臭味,正从眼前这个球体上源源不断的散出。他没什么表情,指尖轻轻的在球体表面滑过,绿莹莹的光点便随着他的触碰不断消散。
  
  一寸又一寸,蓝色的星球终于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乐声如歌,带上了欢快的味道,林半夏明白了它的意思:“你要给我看什么?”
  
  它轻声回应。
  
  林半夏听从了它的指示,缓缓闭了眼。
  
  视线腾地变化,他变成了一颗星辰,从半空中飞速坠落。此时地面上没有人类的踪迹,还是一片茂密的丛林,视野里出现了许许多多未曾见过的生物,缓慢的行走于大地之上。它们长相怪异,身形庞大,分明是只有在科幻电影里才能见到的史前怪兽,伴随着刺耳的呼啸声,林半夏的身体落到了柔软的泥土之中——
  
  接着是一声刺耳的尖啸,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他的四周腾起了一阵绿色的烟雾。仔细看去,才发现那并非烟雾,而是一个个绿色的光点。它们仿佛有生命一般,朝着四周飞速的奔逃,好似十分害怕林半夏的触碰。
  
  被绿点沾染的物体上,纷纷出现了怪异的变化……硬生生的被改变了构造,不断的扭曲变形……
  
  林半夏意识到,这便是它的起源。
  
  随着星辰而来,降落在了这蛮荒的星球上。和它一起到来的,还有那些被人类称之为污染的源头。
  
  视线暗了下去,它进入了一场漫长的长眠。
  
  再次苏醒时,时光已经过去万年,一把生锈的锄头将它唤醒,和它一起醒来的还有巨大的灾难。
  
  那是一个漫长且古老的故事。时长足足跨越了千年之久……这对于寿命短暂的人类而言,是无数人才能构造出的历史。对于它来说,却只是短短的瞬间。
  
  随它一起到来的绿光,制造的出便是名为异端之物的异种,轻而易举的将这个星球搞的一团乱。却只是一些它的伴生物罢了,好像石子落入湖中掀起的细微波澜,微弱的本该迅速消失。可脆弱的人类如同容易破碎的瓷器,轻微的碰撞,便足以将漫长的文明带入黑暗的深渊。
  
  然而带来毁灭的它,似乎又是温柔的。悦耳的乐声,好似母亲的低语,带来的是和煦微风般吹拂的暖意。
  
  林半夏被它簇拥着,也变成了回到了羊水里的婴儿,灵魂里充满了安全感。
  
  传承因为毁灭而出现。它无法直接介入,索性选择媒介,将自身意志投放其中用以驱逐污染源头,维持秩序。
  
  意志的承载者便是季烽口中的神明,挥手之间,便能轻而易举的抹去星球上的污浊之物。
  
  和林半夏想象中的不同,它挑选出的似乎都是温柔的人类,对世间充满了爱意,心中有什么一定想要守护的东西。或许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力量承载它的意志。然而就算精心挑选,也难免会出现诸多失误。
  
  人类的理智很难接受理解之外的事物,想要承担起这份责任并非易事。脆弱的精神让人类根本无法接受某些超出了理解的事物,和它的接触越深,越容易迷失。说是迷失,其实就是无法自控的疯掉。
  
  为了减少损耗,它做出了另一个选择——将人类的理智和感情剥离,避免双方在初见时,就陷入无法抑制的癫狂。
  
  林半夏此时身上也发生了这种变化,他的脑海里涌入了许多超出了认知的事物。人类的渺小在此时展现的淋漓尽致,他们只是世界中的一粒尘埃,连真相的万分之一都未曾触及。
  
  这真是一种糟糕的感觉,所有认知被不断的推翻,生死之间的界限不再那般明晰,死亡竟是也变成了让人喜悦的事。林半夏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随着风,荡入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不可控制的时间成了他指缝中轻易把玩的玩具,那被认为广阔无垠的世界,在此时的他眼中,也只是一个脆弱的水球,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变得粉碎。
  
  世界观被不断的打碎又重组,变成季烽那样的残次品,似乎才是该有的常态。
  
  当林半夏陷入没有尽头的思考时,他也以为自己会撑不过来。但冥冥之中,他好似又听到了什么声音,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一句句一声声,声嘶力竭,如同泣血。那人的名字他有些记不清楚了,声音清楚的印在了他的灵魂里。于是林半夏从漩涡中挣脱了出来,他看到了头顶上无尽的星空,星辰如同行船一般,缓慢的航行其上。
  
  它们都有自己的轨迹,当一颗坠落,总会有新的星星产生。
  
  就像他和上一个传承者的交接。林半夏不知上一任的姓名容貌,但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和他一样。他要驱逐那些晶莹的光点,护住他想保护的东西。他想起了那个不该忘记的名字,感情已经从身体里抽离,那个名字却是无法消退的符号,牢牢的刻在了林半夏的灵魂深处。宋轻罗……他宁愿忘了自己,也舍不得忘掉这三个字眼。
  
  好似南柯一梦,他从混乱中找到了坐标。
  
  时间再次流动,林半夏的瞳孔里,已经是一片墨绿的光华,他听到了它喜悦的呼唤着,如同母亲呼唤着终于到来的孩子,询问着他最后的愿望。
  
  没有了感情的人类怎么会有愿望呢?本该如此的逻辑在林半夏身上出现了意外。他眨了眨眼,语调轻柔,他说:“我希望,就算没了我,他也可以……拥有寻常人的幸福。”
  
  神的愿望实现了。
  
  …………
  
  宋轻罗挣扎着想要从地面上爬起,他离开间冰冷的实验室,周遭没了机器,可神经牢牢的记住了那种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使人无比虚弱,他努力了好久,又再一次重重的跌倒在地。
  
  上一次,是花了多少时间缓过来的呢?宋轻罗空洞着眼眸,无神的凝视着天花板,好像是一年,还是两年?亦或者更久……他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明明周遭空空如也,却好像感到才被人拥抱过,是谁抱住了他?是半夏吗?
  
  “宋轻罗,宋轻罗——”有人呼唤着他的名字,语调焦急惊恐。
  
  他的睫毛微微颤抖,似濒死的蝴蝶,虚弱的吐出那个支撑着他坚持下来的名字:“半夏……”
  
  季乐水听到这声音,眼泪直接下来了。他知道男生哭鼻子很丢脸,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只是一瞬间而已,刚才还在房间里的林半夏就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宋轻罗。他那虚弱的模样好似下一刻就会气息断绝,季乐水手足无措的同时又听到他在喊着林半夏的名字,顿时不受控制的红了眼眶。他弯下身,想要把宋轻罗抬到床上。
  
  “半夏,半夏你在哪儿啊。”惊讶于宋轻罗和常人不同体重的同时,季乐水也在不停的叫着好友的名字。
  
  “半夏,半夏……”内心已经明白了什么,理智却还是不肯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季乐水哭的像个无助的小孩,满脸通红:“你回来好不好啊,你去哪儿了……”
  
  没有回应,林半夏就这样消失了。
  
  在季乐水的哭泣声中,宋轻罗涣散的瞳孔缓缓聚焦,飘忽的意识也重新回到了身体里,他听到了季乐水的呼唤,心中倏地一紧,艰难的撑起身体:“林半夏呢?他没和你……在一起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