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骷髅幻戏图 > 第112章 群星的轨迹 十二

第112章 群星的轨迹 十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窟,小窟你怎么了?!”看着小窟死气沉沉的模样,季乐水一下子惊惶叫了起来。他的叫声很快引来了屋子里休息的李稣,李稣道:“出什么事了?”
  
  “小窟没反应了!”季乐水急的满头大汗,“它这是怎么了??”
  
  李稣看了眼季乐水怀里的小窟,顿时脸色大变:“宋轻罗在哪儿?在房间里吗??”
  
  “对,昨天他才回来。”季乐水道,“就在房间里!”
  
  李稣闻言急忙冲到了宋轻罗的房前,喊着他的名字:“宋轻罗,宋轻罗你在里面吗?”
  
  平时很容易被人吵醒的宋轻罗却没有给李稣反应。
  
  李稣心里浮起些不好的预感,伸手想要推门,门却上了锁推不开。无奈之下,李稣只好回到屋子里找了工具,然后硬生生的把门给撬开了。门一开李稣便看到了屋子里的景象,本该睡在床上的宋轻罗此时不见了踪影,屋子里空空荡荡,看不出太多生活的痕迹,很难想象有人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年。李稣的目光在屋内扫了一圈,表情难看的要命:“他不在。”
  
  季乐水焦急道:“不在??可是刚刚明明回来了啊。”说着赶紧给宋轻罗拨了个电话过去,但电话没有接通,显示机主关机了。
  
  李稣道:“别急,我让人查一查监控。”他掏出手机给李邺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明了情况,等着李邺回消息。
  
  等待的时候,他们小心的把小窟放到了床上。小小的骨头架子没了平日里的活泼,安静极了,原来像灯一样忽闪忽闪的两只眼睛,这会儿也黯淡了下来。小花在旁边哭叫着,它便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那样,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小花的脑袋,想安慰她。这个动作却让小花哭的更凶了,甚至开始打嗝:“哥哥,哥哥去哪儿了……”
  
  季乐水看着这一幕,心里难受极了:“小窟是不是和宋轻罗有什么关系?他出了事,小窟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李稣说:“对。”
  
  季乐水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小窟的存在其实很特别,它也算是伴生者,但并非是寻常的人类,而是从异端之物上脱离下来的伴生。当年,某种异端之物附着在那副赝品《骷髅幻戏图》之上,使得画卷里的东西活了过来,不但将宋轻罗的父亲变成了骨架,同时异化了宋轻罗。使得宋轻罗身体也出现了异常的变化……小窟就是在那时候出现的。
  
  它的情况很奇怪,明明是由《骷髅幻戏图》分化而出,却又是一个独立的异端之物,甚至还和宋轻罗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和它相处的人,总会感受到一种美妙的宁静,好似冬夜里窝在温暖的被窝里,耳旁还响着簌簌的雪声。调查的人开玩笑说宋轻罗这么冷漠,小窟又那么可爱,实在是看不出两者之间的关系。李稣倒不这么觉得,他甚至怀疑过,小窟是否就是宋轻罗的一部分……但这种猜想毫无凭据,也无法证实。
  
  然而现在看来,宋轻罗的状态显然对小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李邺的电话回的很快,他查了监控,说宋轻罗半夜的时候开车出去了,出去时手里提着那个装着画卷的箱子。李稣一听心立马提了起来,那箱子里就是感染宋轻罗的异端之物,也是宋轻罗幼时悲剧的起源,那副名为《骷髅幻戏图》的作品。这东西对于宋轻罗来说,理应非常重要,他为什么要半夜带着这东西突然离开??
  
  “我看了他的行车路线。”李邺说,“直接上了高速,具体去哪里还在查。”他停顿了一下,忽的想起了什么,“对了,最近有没有流星的预告?”
  
  “预告?我不清楚这个。”李稣思量片刻,意识到李邺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又道,“那你去查监控,我这边自己找。”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李稣给季乐水使了个眼色,让他和自己一起上网查找关于流星的信息。匆忙的找了一会儿,没想到还真让李稣找到了、几天之前,专家预测今晚将会有天琴座的流星雨。天琴座是北天银河中最灿烂的星座之一,落下的流星明亮耀眼。而最佳观赏地点是c城,李稣不用想也知道,宋轻罗定然去了那里。
  
  李稣赶紧给李邺去了电话,大致确定了宋轻罗离开的方位,在得知宋轻罗是去c城之后,李邺沉吟片刻:“那他应该是去c城郊外了。”看流星必须要避开光污染,而远离城市的郊外才能符合这样的条件。
  
  李稣咬着牙道“我这就追过去。”他看了眼奄奄一息的小窟,“他还在车上?”
  
  “不,他应该已经到了。”李邺说,“我看的录像,是四个小时之前。”
  
  “好,我知道了。”李稣说。
  
  没有太多的时间犹豫,李稣抱起小花小窟便上了车,季乐水心里也焦虑不安,但李稣担心他的安全问题,不肯带上他,他只好在家里等着
  
  车驶出了院子,感受着春日微凉的夜风,李稣狠狠的踩下了油门。
  
  ……
  
  宋轻罗不太喜欢春天。
  
  他家中的惨剧便发生在繁花似锦的盛春,血液的气味混合着浓郁的花香成为了他对这个季节最深刻的记忆。他停好了车,绕过茂密的树林,一汪深湖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视线里。
  
  今天晚上不是满月,天空晴朗深邃,正是观看流星的好天气。
  
  晚上这场流星雨虽然在全年规模里不算太大,但火流星的数量却很多,火流星坠落时会形成一道与寻常流星不同的耀眼光芒,甚至有的还会带上翠绿的颜色……是宋轻罗见过的最为接近林半夏眼眸颜色的星星。
  
  观看流星并不需要什么工具,寻找个地方,静静的等待就行了,宋轻罗放下了手里的箱子,坐在了柔软的草甸上。
  
  面前的湖水倒映着天空,星辰在它的上面撒上了如碎钻般的光泽,宋轻罗睁着眼睛,黑色的瞳孔将整个天穹纳入眼帘。他看的很认真,瞳孔却有些涣散,整个人的气质都透出一种如雾气般的缥缈,好像要消散了般。
  
  又是漫长的等待,宋轻罗缓缓的把箱子打开,将那副画卷平铺在了柔软的草地上。这画卷就是将他变成这个模样的罪魁祸首,他已经看过了无数次,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每一抹笔触,都深深的印入了他的脑海。
  
  宋轻罗的手指一寸寸的摩挲着画卷柔软的质地,他有些漫不经心,小声的嘟囔了什么。
  
  黑暗的天空突然亮起,有什么东西滑过了夜幕。宋轻罗抬起头,看见一道流光从天穹坠落,悄无声息的落到了面前的湖中。接着又是第二道,第三道,不过转瞬之间,黑如幕布的夜空,便被星辰布满。这个季节的流星雨本不该如此绚烂,却好像是专门为了慰藉宋轻罗一样,流星如瀑,好像那璀璨的银河也要一同落下。
  
  宋轻罗看着流星着了迷,他的眼眸里也印上了星辰的痕迹,他伸出手,感到天空仿佛触手可及,只要微微探出指尖,便能感受到星星的温度。
  
  宋轻罗知道,星星和林半夏在一起。
  
  那么,星星们会不会也沾染了他的温度呢?
  
  如此想着,宋轻罗笑了,他弯起眼角,叫道:“半夏。”
  
  无人应和,声音消散在吹过湖水的风里。
  
  “半夏。”宋轻罗从草甸里爬起,星星们还在下坠,一颗接着一颗,消失在了漆黑的湖面上。如此看去,如同落入了湖水里,宋轻罗盯着湖面看了片刻,低声喃喃:“星星在里面吗?”
  
  “星星是不是落到里面去了?”他对自己说,“水太冷了,得把它们找出来……”
  
  他一步步的走到了湖边,冰冷的湖水漫过了他的脚踝。他向来是不喜欢水的,这是一种生存的本能,可是此时抬着头沉迷的望着流星的他却忘记了这种不快,他好像着了魔一样,一步一步的往前迈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