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把云娇 > 第1279回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第1279回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既然国公没事,那我就放心了,我家中还有些事情未曾处置,就先回去了。”说了片刻话,云娇起身告辞。
  
  盛梨花变得再端庄大方,她们之间也是注定说不到一处去的,谁让中间横着个把云姌呢?
  
  “马上就到吃中饭的时辰了,不如留下来一道用饭吧,你六姐姐也在这里,都是一家人。”盛梨花客气的挽留。
  
  “不用了,下回吧。”云娇朝她笑了笑,又看把云姌:“六姐姐,我先走了。”
  
  “我送你。”盛梨花跟了上去。
  
  “不用了,夫人要守着国公,还是不要出去了。”云娇笑道:“不如,让我六姐姐送送我吧?”
  
  “也好,你们姐妹好再说说话,那我就不送了,你慢走。”盛梨花吩咐:“姌姨娘,你送一送秦少夫人吧。”
  
  把云姌看了她一眼,不曾言语,只是跟着云娇出去了。
  
  盛梨花轻哼了一声,本来进门的时候就是个姨娘,这么多年了还不服气,切。
  
  她撇了撇唇,转身进了里间。
  
  把云姌同云娇并肩出了院子,到了外头她放慢了步伐。
  
  云娇回头笑看着她:“六姐姐怎么走这么慢?舍不得我走吗?”
  
  “谁舍不得你。”把云姌没好气的觑了她一眼,加快了步伐,走到了她前面硬邦邦是丢下几个字:“谢谢你了。”
  
  “六姐姐是在谢我吗?那你为什么不看着我说?”云娇跟上去,在后头逗她。
  
  她这别扭的样子,还真是有几分有趣。
  
  “把云娇,你可别得寸进尺。”把云姌扭头瞪了她一眼。
  
  云娇笑了:“气这么大,要不你回院子去吧,我不用你送了。”
  
  “我既然答应了要送你,难道还怕走这几步路?”把云姌执意要送她。
  
  “好吧。”云娇自然随她。
  
  又走了一阵,把云姌还是没忍住,问她:“我问你,你是怎么说服盛梨花让我进去的?”
  
  她想不明白,盛梨花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就那么一会功夫,顶多也就能说几句话,云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猜?”云娇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爱说不说。”把云姌见她如此,又撇过脸去了。
  
  “我的好姐姐,咱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云娇挽住了她。
  
  “不能。”把云姌不看她,但是却没有抽回手。
  
  “那我告诉你成了吧?
  
  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六姐夫拉着盛梨花的手,迷迷糊糊的喊她‘阿姌’。”云娇凑近她,小声的说:“我一想这不是喊我姐姐吗?我就劝了一句,既然我姐夫牵挂着我姐姐,那你就让我姐姐进去看看吧。
  
  她当时脸色有些不好看,僵了片刻,居然点头答应了,我也挺意外的。”
  
  “你说的是真的?”把云姌愣住了,扭头直直的看着她。
  
  “我骗你做什么?”云娇无辜的望着她:“要不然,你以为我说什么她能松口让你进去?”
  
  把云姌哼了一声,颇为扬眉吐气:“我就说她怎么不让我进去,原来是嫉妒我,难怪我进去了她是那么一副神情。”
  
  她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原来,他心里一直是有她的,都怪她,太胡闹了。
  
  “可是,六姐夫都伤成那样了,为什么还一直牵挂着你?你又没跟着他一道去狩猎?”云娇不解的是这个。
  
  不是有什么挂心的事,不会在昏迷之中喊着她的名字的。
  
  把云姌吸了吸鼻子:“他临走的时候来找我,让我送送他,说要好几日才能回来。
  
  本来她来找我,我还挺开心的,可我看他身上戴的是盛梨花做的荷包,就生气了。
  
  后来闹得太凶了,他气得要走,我就拽着他说让他放我走,他也说等他回来了,就放我走。
  
  其实我不是真的想走,我就是不想让他离开我,想方设法的想要留住他才这么说的……”
  
  她说着,就忍不住热泪盈眶,她不想这样的,可是每次都克制不住。
  
  “原来是带着气走的。”云娇明白过来,拍了拍她的手:“别哭了,等六姐夫好了,以后你好好的就成了。”
  
  “谁哭了。”把云姌狠狠的擦去眼角的泪,故作嫌弃地道:“都到门口了,你怎么还不走?”
  
  “好吧,我走了。”云娇上了马车,挑开窗口的帘子叮嘱她:“六姐夫没醒,你千万夹着些尾巴,要不然可没人护着你。”
  
  她明白,六姐姐过的不是太差,应当还是梁元俨护着的缘故,否则以她这性子,在这么大个宅邸里想平平安安活到现在,难啊!
  
  “我知道。”把云姌没好气的答应了。
  
  云娇又去瞧了瞧丁寅,他还没有醒的迹象,她在那里也没事做,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去茶坊转了一圈,她一直静不下心来做事,干脆就回家了,一直等着秦南风回来,只觉得时间过得慢极了,她坐卧难安,简直度日如年。
  
  直到天黑,秦南风还是没有回来,只是派了人回来,说是让她早些歇着,他今朝要晚些时候回来。
  
  云娇哪里歇得住,可干坐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总得找点事情做,打发时间。
  
  她想了想,干脆把家里的茶叶拿出来挑挑拣拣,开始制茶饼,一直忙活到下半夜,才在蒹葭她们的催促声中上床歇下了。
  
  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只觉得心里头揪着,到早上迷迷糊糊的眯着了,却又在睡梦之中惊醒。
  
  “蒹葭!”她撑起身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方才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
  
  “少夫人。”蒹葭掀开床幔:“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少爷还没回来呢,方才又派人回来了,让少夫人别担心呢。”
  
  “他还没回来?”云娇朝着外头看了看:“不行,你替我起身,我要进宫去看看。”
  
  这么久都没回来,那些人说的她一概不信,说什么也要看到他才能安心,哪里有这么重要的差事,到现在还不回来?
  
  “少夫人要进宫?”蒹葭愣了愣:“不怕被那些人纠缠了?”
  
  少夫人平日最烦的就是进宫了,因为皇后和施贵妃都对少夫人另眼相看,所以宫里的那些嫔妃只要是见了少夫人,就像那蚂蚁见了蜜糖,一个个都恨不得扑上来才好。
  
  少夫人是能躲就躲,有时候实在躲不过去,只能与她们虚与委蛇,当真是不胜其烦。
  
  “眼下是什么时候了?我哪顾得了这些。”云娇说着自己就下了床,只要能看到小五,再多人缠着她她也认了,她得确定他是安全的,确定他真的没出事。
  
  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当初秦南风出事那件事,一直深深的刻在她的心里,到如今午夜梦回,她有时候还会哭醒。
  
  那样的日子,生不如死,她再也不想重来一回了。
  
  “好。”蒹葭答应着,又扯着嗓子朝外头喊:“木槿,木槿?快进来伺候,少夫人要起床了。”
  
  木槿很快便进来了,其他的人也都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
  
  在云娇焦灼的催促之中,蒹葭几人快手快脚地给她梳洗打扮好了。
  
  “走,马车备下了吗?”云娇起身便往外走。
  
  “备下了,可是少夫人不吃早饭吗?”落葵跟着问。
  
  “不吃了。”云娇干脆利落的回了,直直的往外走。
  
  她现在吃什么都味同嚼蜡。
  
  “还是吃两口垫垫肚子吧!”李嬷嬷在门口廊下,一脸心疼的望着她:“瞧你这一夜,脸都白了,再不吃点东西,身子怎么支撑得住?”
  
  “嬷嬷,我没事。”云娇拉过她的手:“我先到宫里去一趟,只要见到小五,我就回来,早饭留着我回来再吃。”
  
  “你就是再着急,也不能不吃东西,再说他都派人回来说了,没事,我看你呀就是白担心了,他做事靠谱的……”李嬷嬷继续劝她。
  
  “一大早就收拾的这么利落,这是要去哪里?”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云娇回头,瞧见那熟悉的人影,转身便冲了上去,一把抱住他,又是开心又是激动的在他胸口捶了两下:“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害得我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忙什么?不能先回来一趟再去吗?”
  
  “梁承觐那里一直留着我,我实在分身乏术,在说我之前我不是派了好几次人回来说我没事吗?”秦南风笑着揉她的发丝。
  
  “我哪知道是真是假?我又没瞧见你。”云娇抬起头打量他:“你没事吧?”
  
  她说着,又拉开他的手,围着他转了一圈,仔细的打量。
  
  秦南风笑吟吟的摊开手让她看:“看清楚了吗?可曾少了一根手指头?”
  
  “倒是没有少什么,这我就放心了。”云娇松了口气:“你脸色这么差,不会一夜未眠吧?”
  
  “你不也是?”秦南风手抚着肚子:“我饿了,有吃的吗?”
  
  “有有有,早饭预备好了,快进屋子去吃吧,两个人一道吃。”李嬷嬷在廊下笑看着他们。
  
  其实,昨天夜里她也没睡好,她跟云娇在一起这么多年,云娇对她的心意,她都明白。
  
  她也早把云娇当成亲孙女儿一样,云娇一有事情,她就跟着犯愁。
  
  现在看秦南风好端端的回来了,她也松了口气,她就说嘛,云娇该吃的苦从前都吃了,以后不该有她的苦头吃的。
  
  果然没错。
  
  “走。”秦南风牵着云娇一道进了屋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