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十六章 临阵磨枪

第十六章 临阵磨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没错,此物正是王慎先前被关押在库房里闲着没事装配的神臂弓。
  王慎:“谷都头,你可曾使过此物,会装吗?”
  谷烈神情很是古怪,只直勾勾地看着那把神臂弓,喃喃道:“我是步军,和人厮杀靠的是长矛、大斧,这弩兵的兵器,我不会使。”
  神臂弓威力巨大,乃是北宋军国重器,每具弩上都有编号,刻着制作工匠的名字,由专门的弩兵掌管,装配之法也是军中机密。部队在吃败仗的时候照例会拆成零件,付之一火炬。也因此,两宋之后,神臂弓没有实物流传于世,甚至连图纸也没有一张。
  王慎:“谷都头你是沙场老人,我且问你,如果一人一把这种兵器,能不能赢下一阵?”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同时转头看过去。辎重营的士卒平日里主要负责粮秣器械转运,很多人都没上过战场,更别说打硬仗、血仗了。要说作战经验,这个谷烈当年顺小种和童贯打过党项,打过方腊,打过契丹,又在山西和女真干过,却没有人比得上他。
  谷烈没有说话,只手微微颤抖。
  王慎大声道:“谷烈,你说,李昱贼军比起女真如何?你还记得起杀熊岭吗?”
  “如何不记得?”谷烈双目中突然有泪水沁出:“俺们小种经略相公,俺的两个兄弟,四个侄子,还有俺那宝贝孩儿都站死在那片鬼山头。”
  王慎:“我问你,当时小种相公手下还剩多少人马?”
  “一百。”
  王慎朗朗道:“当时,小种相公手下只有几百人马,面对的是女真精骑。就靠着人手一把神臂弓硬是在杀熊岭守了三天三夜。我们这里有两百多人,济南贼难道还能强过女真?我们人手一把神臂弓,难道一天都守不了。你也是西军的好汉,你怕了吗,也不怕秦凤军的袍泽弟兄笑话?你可是小种相公带出来的兵,若他泉下有知,见到你此刻的怂样,估计会被气得活过来。”
  “我怕了,我怕什么?”谷烈想起那惨烈的一战,胸中顿时有一股热血涌起,怒道:“战就战,怕个鸟。如果人手一把神臂弓,老子守一天也算不得什么。可是……小子,你辱我谷烈极甚,若今天你变不出两百把神臂弓来,别怪某翻脸不认人!”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王慎双手一拍,从案上那起那把神臂弓,只瞬间就拆成几大块零件。
  接着,又麻利地重新组合在一起,脚在前端的圆环上一踏,上了弦,对着谷烈扣动悬刀。
  “咻”劲极的风声响起。
  谷烈身为西军老人,如何不知道神臂弓的厉害,听到风声,惊得叫了一声,下意识地将头一缩。
  等到众人的低笑声传来,他才又羞又恼地抬起头来。
  正要发作,王慎又道:“谷烈,你可看清楚我刚才是如何拆解、组装神臂弓的,想不想学?”
  谷烈有下意识地应道:“如何不想?”
  “好,等下我会将所有的配件都发放下来,教大家装配。”王慎又喝一声上了弦,扣动悬刀,朝旁边早已经树起的一个箭靶子射去。
  这一回他装上了箭。
  “叮”一声,三寸厚的木扳上出现一个透明窟窿,竟是被射了个对穿。
  看到神臂弓的威力,响起抽冷气的声音。
  陆灿哈哈大笑:“诸君,有此神器在手,区区几个流寇,又怎经得住我等射杀!”
  “是极,是极!”众人同时发出一声欢呼,士气高昂。
  谷烈上前拱手:“王兄弟,还请将此物给我。”
  接过神臂弓之后,谷烈用手轻轻地抚摩着弓臂,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不得不说,刘光世的淮西军真富。小小一个平原镇府库竟然凑出了五十套扎甲和一百套皮甲。
  尤其是扎甲钢铁冷锻重铠,约三十余斤,需要用六百五十余片甲片编缀而成,刀剑难入。
  以重步兵结厚阵,弓弩齐射,虐北方游牧民族,乃是西军的标准战法。
  这一套,对于曾经的秦凤军步军都头的谷烈并不陌生。很快,在王慎的传授下,士卒们都人手一把神臂弓,又穿上铠甲,在他的指挥下,排成四排,在库房前面的官道上开始演练。
  “前排,射!”
  “嗡”一片弓弦撕破空气的声音。
  “前排后坐,上弦。”
  “第二排,射!”
  “第二排,坐,上弦。”
  “第三排,第三排你怎么回事,上个弦要你老命,手颤什么?”
  “啪!”是军棍抽在人身上的声音,接着是士卒的惨叫。
  “第二队,第二队怎么回事,怎么还没上好弦?直娘贼,就你这鸟样也想杀敌领赏,真上了战场就是给人家送人头?”
  谷烈怒气冲冲地提着棍子使劲地抽打着动作不到位的士兵,口中大声咆哮,一张脸都扭曲了。
  他正在训练士卒,重步兵弩阵和轻步兵作战完全是两个概念。淮西军也就刘光世亲领的那三千鄜延军有作战经验,其他人要么是收拢的残兵,要么是招安的流寇,大部索性就是抓的壮丁,西军的阵法可没几个人知道。
  天一点点亮起来,远方贼军的火光已经看不到了,空中一片通红的朝霞。
  “道思,这临阵磨枪真的可以吗?”看到队伍乱成一团,全然没有战斗力的样子,陆灿面带忧色:“光靠神臂弓真能抵挡住贼军?”
  “可以的,子馀兄放心好了,此事也易。”王慎站在他身旁,安慰着陆灿。
  但其实他心中却没有一点底,临阵磨枪,好歹不快也光,不然还能怎么样?
  就在刚才,他已经叫人把所有的弩机配件都搬出来,手把手教众人装配出两百把神臂弓。
  说句实在话,弩虽然威力巨大,可射速实在太慢,战时也需要严格的纪律,如此才能再阵前形成一道绵密的箭雨。这些后勤辎重兵和民夫以前从来没有打过仗,要想达到西军的训练程度,无疑是痴人说梦。
  因此,严格说起来,用步弓才是最佳选择。弓的射速是弩的三倍,可以在火力上压制敌人。而且,库房里也有不少上好的黄桦弓,小梢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