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二十章 代差、屠杀

第二十章 代差、屠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声喇叭又尖又利,且来得突兀,倒将众人吓了一跳。
  声音尚未落下,又有胡琴、罄、笛子同声应合,不成曲调,吵得人头疼。又有一队比那些红巾士衣着更华丽的人走出来,总数约二十。这些人身上都穿着五彩戏服,头上的高冠上插着长长野鸡毛。为首那人面上还覆着戏脸壳子,和着乐曲在空地上又蹦又跳。
  他每跳一步,成千上万的贼军就同时大吼一声,面上尽是狂热。
  随着音乐声响起,一百多敢死队同时将手中的罐子放在面前,跪在地上,对着这边的府库不住跪拜。
  “这……是在跳大神吗?”王慎有种想崩溃的感觉。
  谷烈:“好象是。”
  王慎扑哧一笑:“如果他们有神佛保佑,还等到现在,刚才就已经攻进府库了。不用管,整队,四列防御队型,站好位置,听我命令。”
  “神臂弓,就位,准备!”
  “准备,贼人就要进攻了!”
  其他三队的军官同时拖长声音下令。
  就在刚才,陆灿已经带着民夫把干粮发了下来。听到军官们的命令,坐在地上的士卒同时站起来,朝中间挤了挤,让弩阵变得更加严密。刚才一战实在太容易,众人都是满面的轻松,紧紧地端着强弩,赶紧把口中最后一块面饼吞进腹中。在他们脚下无一例外地放在一口撒袋,里面鼓鼓囊囊地装着羽箭。
  突然,王慎身边一个士卒道:“王将军,天气实在太热,喊了半天,口都干了,再这么下去,嗓子会哑的。能不能不重复官长们的命令了?”
  带队军官抽了他一棍,怒道:“王指挥叫你做什么只管做,呱噪甚?”
  王慎一笑,大声道:“可以,只要你们照令行事,也不用再重复喊话了。”
  众人都是一喜,齐声道:“自然是。”
  对面那个戴着戏脸壳子跳了半天的人突然走到最前头。揭开面具,露出一张满是皱纹的脸,竟然是一个鸡皮鹤发的神婆。
  神婆将手朝天上一伸,乐声停了下来。
  接着,她抽背上抽出一口宝剑,就朝自己口中插去。就这么一截一截吞了下去,直没入柄,就好象吃面条一样,满面的享受。
  “啊!”王慎身边的众士卒都发出低低的抽冷气的声音,有人甚两腿鼓战。是的,这情形实在太惊人,太可怕了。
  同时,贼军面上的狂热更甚,成千上万的人都在大喊:“刀枪不入,刀枪不入!”士气竟是旺盛到极点。
  “草,生吞宝剑。”王慎冷笑一声,这种低级的魔术在现代社会上街摆地摊都没人看,也只配骗骗没有见识的流寇。心念一动,他抽出背上的一石大弓,搭上一支长矢大喝一声:“各位弟兄,看我破她妖术!”
  对着那神婆的胸口就射了出去。
  这一声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竟然将贼军的喊声压了下去。
  只见那神婆握剑的手软软地垂了下来,她用手拼命地捂着胸口,目光中一片茫然。
  口中的宝剑也掉了出来,竟然只有寸余长短。
  “啊!”贼军乱糟糟地喊:“三菩萨死了,三菩萨死了。”
  王慎这一箭射得如此之远,还准确地击中目标,让他们一团混乱。就算是敢死士,也下意识地朝同伴身后躲。那些乐师更是丢掉了手中的乐器,不要命地跑了。
  “直娘贼,原来是骗人的。”看到掉在地上的短剑,谷烈醒悟,这中宝剑原来是可以伸缩的:“这种宝剑老子一天吞上百把都没有问题。”
  “哈哈!”众士卒哄堂大笑。
  长长的号角响起,一声呼啸,那百余红巾敢死士同时抽出大刀扑了上来。跟在他们后面的是黑压压一线手执锄头、木棍的流民,散乱的脚步敲醒已经平静下去的大地。
  进攻再次开始,这一次,贼人投入的兵力更多,几乎是全军出动,上万人马不要命地涌来。
  辎重营士兵忙收起笑声,层层叠叠地端起神臂弓指向前方。他们的队形比起第一阵时略显散乱不同,此番更加紧密,看起来宛若巨大的礁石矗立在大海的怒涛之中。各队军官们的号令不断响起:“稳住,稳住!”
  队伍已经有些模样,也不用亲自指挥,王慎将弓收回囊中,将右手放在刀柄上,悠悠地站在最前头。实际上,刚才射出这一箭之后,他的双臂软得厉害,有些提不劲。没办法,毕竟是一石强弓,以他的力气,只能开个半圆。
  刚才为了鼓舞士,不得已勉力一试,估计得半天才能恢复过来。
  看来,我的力气还是不够。要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还得练练体能。
  王慎站在阵前,看到主将如此悠闲,每个士兵被他的淡定从容感染,更是放松。
  “三百步,注意了。”谷烈伸出拇指和食指估算着距离:“二百五十步……两百步,弩手准备,听我命令。”
  已经进入神臂弓的有效射程了,王慎点了点头,背着手走回阵中:“所有人听着,先不忙射击,放近了打。目标,敌人的敢死士!”
  “遵命!”
  “遵命,王将军!”
  “遵命,一百五十步,预备——”谷烈拖长了声音。
  贼军敢死士已经冲到跟前,他们刚才一边跑一边脱掉身上的绿色麻布,露出肌肉虬结的身体,上面全是横七竖八的刀疤。再看到他们眼中的绿光,不用问,自然是李昱麾下的精锐。
  “第一队,放!”
  “上弦!”
  ……
  “第二队,放!”
  “上弦。”
  ……
  “第三队,放!”
  ……
  好快,只瞬间,三轮弩箭就破空而出。
  待到第三队的羽箭破空而出,第一队射出的弩箭尚在空中。
  “哒哒,哒哒……”连成一片,这是弩机的声音。这第二阵厮杀王慎在经历过上次的亢奋之后,整个人都冷静下来,心如沉水,总算是听清楚神臂弓连射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就好象是后世重机枪,是的,这就是冷兵器战争中最强大的远程武器。
  天空全是让人牙酸的“嗡嗡”声,所有贼军都下意识地定睛端详,铺天盖地的黑点瞬间落下,落到身边,消失不见。
  同时,千万滴滚热的液体飞溅而起,在空中连成一片红色的雾霾,那是身边同伴的血。
  无甲轻步兵在这么短的距离中箭,几乎是直接射穿了身体。
  好强的弓力,好可怕的强弩。
  瞬间,前面黑压压的人群就倒了一片,就好象直接被人用大扫帚摧枯拉朽扫荡一空。转眼,冲在最前面的一百多红巾裹头的敢死士都尽数倒下来。
  血和着尘土变成红色的颗粒纷纷扬扬落下,中箭的士卒发出可怕的惨叫,在地上翻滚。
  转眼,辎重营的士兵各自射了三轮弩箭。
  五轮叠射,就是上千支箭,可想贼军遭受到何等可怕的打击。
  可是,贼军还是呐喊着,不要命地朝前扑来,即便一个个都被前方战友的尸体绊倒在地,被踩得厉声惨叫。
  作为辎重营虞侯,陆灿负责军法、军纪,担任的是类似后世政治委员的角色。按说,像他这样的政工干部,战斗一打响,就应该站在第一线。实际上,他也有和敌人刀口见血的勇气。问题是,冷兵器战争在北宋末年、南宋初已经发展成一门科学,一门艺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