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二十七章 双刀

第二十七章 双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西军,天下——第一!”站在死人堆上,谷烈状若疯狂,不住地嘶吼。
  陆灿还在抽泣。
  王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将横刀收入鞘中。四天,四天了,总算守住平原镇府库,自己这条命和安娘姐弟终于保住了。此战能够知道到冷兵器古战场的残酷,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战争,见识到大宋西军的厉害,也不虚此行。
  对了,刘光世的淮西军的骨干其实都是他从陕西带过来的三千鄜延军精锐,老军卒果然是老军卒。不愧是和党项、契丹、女真硬扛过的三秦勇士,虽然负多胜少,依旧是这个时代最强的军队之一。
  不对,淮西军哪里来的这么强的骑兵。就算有,也不可能是装备精良的重骑。三千精锐那可是宝贵的种子,要下放到部队做军官的,怎么可能集中使用?在国家财政破产的情况下,如今的宋军还没有奢侈到这一步。
  难道……
  一种不安从心中生起。
  王慎猛地大喝一声,一脚踢在一个因为疲惫躺在地上的士兵身上:“起来,布阵,准备战斗!”
  “怎么了?”听到王慎喊,陆灿一脸的疑惑。
  “布阵,他娘的,来的不是援军。”王慎铁青着脸。
  “什么?”陆灿惊叫。
  就在这个时候,上面的谷烈突然大叫一声,指着前方:“苍天,苍天!”
  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远处,那队骑兵还在疯狂地斩杀上散乱的济南军溃卒。
  但一队大约十骑在一个身材修长的敌将的带领下,朝府库这边冲过来。
  他们手上的长槊已经放平,霍然是战斗状态。
  闪亮的槊尖把大家的眼睛都晃花了,在他们队伍中有一面红色大旗肆无忌惮飞扬,上面绣中一只巨大的苍鹰。
  “李成,是李成!”士卒都同时高声尖叫,面上都带着绝望。
  “李成是谁?”王慎大吼着问。
  陆灿带着哭声喊:“李成李伯友,前淮北大招捉使。是他,是他……完了,完了!”
  “李成,李伯友!”这个名字如同一道寒流从王慎脚下生起,直冲脑门。
  李成此人对于不熟悉历史,或者说只从《说岳演义》来了解南宋史记的人来是非常陌生。可在正史中,李成的名气并不弱于岳飞。
  南宋初年,豪杰并起,一个个绝世名将走上战场。这其中,岳飞、韩世忠、李成就是其中最耀眼的三人。
  同岳飞一样,李成不但能带兵治军,且勇武过人。据说他和岳飞一样,能开三石强弓,乃是当世武艺最强的几人之一。
  李成本是北地大豪,靖康年后和其他人一样,聚众起义,带军南下受了朝廷招安。然而,此人野心勃勃,屡降屡叛,最后竟然投了刘豫伪齐。在女真人损失严重,部队因为腐化战斗力急剧堕落的时候,成为女真、伪齐最值得信赖的统军大将。可以说,南宋初年金国的河南战局都是靠此人独立支撑的。也因此,李成成为岳飞一生中最大的敌人。
  也因为这个人实在厉害,世人称之李天王。
  在真实的历史上,不但岳家军在李成手上吃过不少的亏,就连刘光世也被他打得灰头土脸。
  建炎元年,刘光世投入康王大元帅府,赵构在南京应天府登基。李成占陈州,直接威胁南宋小朝廷的首都。赵构命刘光世率军平寇,至蔡州上蔡,遇李成主力。两军交锋,刘光世军大溃,若非淮西军猛将王德杀出,刘光世只怕已经做了人家的俘虏。
  后来在淮北,两军又有过一次交锋,淮西军依旧大溃。
  实际上,和李昱的流寇部队动则十万之众,淮西军拖家带口不同,李成军也就万余出头,主力战兵只三五千。可是,士卒都是燕赵悍勇之士,且装备精良。
  尤其是在南下吸收了大量流落在河南、淮北的西军精锐之后,战斗力更是强悍到了极点。不然,在未来也不可能和岳家军打得旗鼓相当。
  就连军神岳飞面对李cd大觉吃力,更别说长腿将军刘光世了。
  每战,刘光世都是全线崩溃,血战得脱。不但他,整个淮西军上下都被李成打破胆了。
  好在去年李成接受了招安,成为大宋朝的军官,这让吃尽了苦头的淮西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可就在今年上半年,又反了。
  李成能开三石强弓,这是什么概念?
  “我却是连九十九磅弓都不能拉满,李成和岳飞岳爷爷还是人吗?”
  “李成,是李成!”陆灿还在哭喊。这个性格坚定,早已经抱有死志要坚守平原镇府库的书生此刻却彻底崩溃了,丝毫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李成威势,竟至于此。
  “就是你们,就是你们这个两个混帐东西叫我们死守府库,还说什么援军马上就到,俺被你们两个贼子害死了!”谷烈跳下来,抽出刀,毫无章法胡乱朝王慎头上砍去。
  岳云一脚把他踢到在地。
  王慎拔出横刀,大喊:“布阵,布阵……”
  他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
  可是,除了岳云提着长矛立在他身边,再没有人动。
  敌骑近了,近了,近得可以看到骑兵们那一张张麻木的面孔。
  “当。”一把刀掉在地上。
  “当。”又是一把。
  “当当当当。”所有的辎重营的士兵都将武器扔在地上,放弃反抗。
  “难道真的结束了吗,降,还是战?”双手紧握着刀柄,亚麻布缠就的柄中有血水和雨水因为用力挤出来,王慎心中一片茫然。
  已经不用选择了,那队敌骑中为首那个身材修长的骑将突然长啸一声:“都杀了!”
  竟然是个女子,声音如同金属片相互摩擦,刺得人耳膜生痛。
  “唰!”十匹战马从阵前掠过,长槊一横。
  眼前血光冲天,有人头和残肢断臂飞起。
  被斩断手臂的士兵倒在地上,剧烈滚动,发出阵阵惨呼。失去头颅的人还呆呆地站在原地,须臾才颓然软下去。
  “当!”一支长槊斩在横刀上,王慎只感觉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一连后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型。
  低头看去,虎口已经裂开,剧痛中有鲜血不住渗出。
  人力终归是不能和马力抗衡的。
  心中一惊,王慎大喊:“应祥,你怎么样了?”
  “没事,死不了!”岳云手中的长矛已经被人斩断,他身子正弱,面庞白得吓人,刚才受了敌骑一刀,已经被震得退入人群中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