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三十一章 深信不疑

第三十一章 深信不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渐渐地黑了下去,喊杀声渐行渐远,李昱的济南军前军一万余人在骑兵的冲击下如山之崩。
  李成手下的骑兵都放了出去,正在疯狂地追杀溃敌,估计要等到半个时辰以后才会回来。
  此刻,他身边只剩十来骑侍卫,正手提长槊警惕地看着辎重营士兵。
  倒是李成一脸轻松地坐在马上好奇地打量着坐在地上的宋军,并不担心敌人会暴起发难,敢以三百骑冲万人大阵的强者会在乎这两百出头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的轻步兵吗?
  李成厌静喜动,再加上谋主陶子思正在指挥骑兵作战,没有他在身边聒噪,更是一刻不停地扭动着身体。一会儿伸手去抠头皮,一会儿又去抓背心。
  为了方便挠痒,他已经叫护卫帮自己脱掉身上的铠甲,只披着一袭衫子,敞开了胸膛,十指不住用力,口中发出“丝丝”的享受的声音。
  “贼就是贼,没个正形。”陆灿看得心中气恼:“袒腹扪虱,故做放达之状,实是折辱我等……道思去取圣旨怎么还不出来……他他他,他竟然是张相公麾下差遣……当初我欲以军法取他首级时,他为什么不向我表明身份?没道理的,没道理的……”
  “也对,道思招降李贼之事何等要紧,我身份卑微,这等军国大事自然没有资格过问……可是,可是若他死在我手下,这不是坏大事了吗……还是没道理啊……他真的是朝廷的天使吗?”
  心中正乱,就看到骑在马上的李成身子一整,飞快地穿好衣裳,又理了理头发,从鞍上跃下。
  陆灿回头看去,只见王慎已经洗了脸,换了一件干净的长衫,戴上帽子,右手提着衣摆,左手高举着一个卷轴,大步从库房里走了出来。
  他换上的是岳云的衣裳,虽然破旧,却熨得整齐。
  岳云比王慎高半个头,衣裳也长,可穿在身上。但看他剑眉朗目、唇红齿白,皮肤上闪烁着微微的光泽,当真是风度翩翩,直若浊世佳公子。
  这下,陆灿对王慎的身份再没有丝毫的怀疑了。他本就是个读书人,海州望族子弟,平日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不知道见过多少大人物。非如此,刘光世也不可能亲笔写信,请他来淮西军效力。
  王慎身形样貌所显示的良好的营养,还有那整齐洁白的牙齿,还有那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只可能属于贵胄公子、公卿子弟。别人就算想冒充,也学不来这种气质。
  陆灿并不知道,在后世现代社会,人人平等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实际上,同西方不同,后世中国的基础教育诸如政治经济学、辨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说穿了就是精英教育,十几年下来,现代人的眼光和见识又岂是古人比得了的。腹有诗书气自华,况且作为一个成功人士,他平日里也不知道和多少大人物谈笑风生,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场景都没有怯场过。
  王慎大步走出库房,展开卷轴,朗声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
  话还没有说完,假诏书已经被李成劈手夺了过去。
  “敕,淮北大捉杀使李成……哈哈,官家还记得俺的名字和以前的官职……”李成大笑一声,急促而洪亮地念起来。他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庞上,那双黑色的眼睛深邃明亮,如同一把刀子将要把敕书刺穿了。
  念了这句,他眉头突然一皱。
  王慎见他色变,以为被人家看出破绽,心中一纠。
  好在李成的眉头又舒展开了,继续念下来。
  其实这道敕书王慎写得非常简单,前后不过而三十个字。大概意思是,皇帝招安李成,依旧任命他为京东河北路大捉杀使。李成部归刘光世的江东宣抚使司节制,部队接受招安之后该如何安置,可于刘光世商量。
  “……建炎三年八月三日。”念完,李成将敕书往袖子里一塞,朝王慎点了点头:“有劳王将军。”既不说领旨,也不说抗旨,反正就是没有个态度。
  陆灿书呆子脾气立即上来了,指着李成喝道:“李成,圣旨在此,你竟敢不跪下接旨,狂妄、悖逆。”
  见他突然发作,众人心中都是一惊。李成性格高傲,杀人如麻,陆灿指着他的鼻子骂,怕是要糟。
  李成却淡淡一笑:“我已经不是大宋朝的捉杀使,现在受不受官家的招安,接不接这道圣旨,某还没有想好,跪什么跪?”
  陆灿大怒,正要继续喝骂。王慎急忙一把将他拉住,对李成道:“李将军说得是,招安一事何等要紧。毕竟,天王麾下还有一万虎贲需要安置,也不急于一时。”
  他定睛看着李成:“李将军,派遣张琮去行都请受朝廷召安的可是你,我想天王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也不会让朝廷,让天下人失望的。”
  刚才听到李成的话,王慎心中偷偷地松了一口气。由他的表情看来,这份敕书并没有被看出破绽,总算是瞒了过去。
  李成点点头,道:“此战尚未结束,容我想想,明日一早给天使回话。暂时怕要委屈你等,先在府库里呆上一夜。”
  说完话,他挥挥手,下令:“解除俘虏武装,关入库房,严加看守!”
  陆灿暴跳如雷:“李成……你!”
  王慎拱手:“好说。”然后看了看众人,喝道:“所有人放下兵器,卸甲,战斗结束了。你们是我的手下,所谓两军叫战不斩来使,李将军也不会为难我们的。”
  通过这四天的战斗,众军士对王慎佩服到极点,如今又知道他身份尊贵,当下就解除了武装,抬着受伤的同伴陆续走入库房。
  到这个时候,王慎才发现自己双脚不为人知地微微颤抖。
  他强提起精神,又道:“李将军,我手下将士血战四日,人人带伤,还请……”
  “可以,晚间我会派个郎中过来给你麾下士卒疗伤。”不等王慎把话说完,李成就应了。他又深深地看了王慎一眼,突然道:“天使这一仗打得不错,可惜你我今日这次交手天公不做美,某有点欺负人的味道。要不,俺就不受这个招安了,放你回刘光世那里聚齐了部队,咱们堂堂正正杀上一场?”
  王慎面色一变。
  李成突然洪亮地大笑起来:“说笑了,说笑了,天使请。”
  *******************************************************
  一场雨后,天气凉了下去。
  到天黑,竟有些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