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三十八章 利之一物

第三十八章 利之一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光世现在身居太尉之职,如今独领一军,不归任何人管束,自在惯了,手下的部也野得紧。因此,淮西军又被人称之为太尉军。
  他的父亲保庆军节度使刘延庆也官拜太尉,只可惜靖康二年战死东京。
  李成口称刘光世为“小刘太尉”未免有轻慢之意。
  换成其他人,早已脸色大变。刘光世却毫不在意,接过圣旨之后,拱手朝南方皇帝行在位置拜了拜,展开来一看,装出很惊讶的样子:“原来是官家的手敕,哎哟,原来李天王已经受了朝廷召安。这这这,咱们方才打大出手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不识自家人。哎哟,李捉杀使所部归我节制。这这这,李将军世之豪杰,刘某何德何能敢指挥你啊!”
  一连几声“哎哟”如果是在马下,只怕刘光世已经顿足不迭了。
  李成点了点头,淡淡道:“当不起,既然李成已经是太尉的属下了,还请尽快退兵。另外,我军自当年受招安以后,从来没有拿到过朝廷一文钱军饷,另外,军中器械也短缺,还请太尉给我补上。”
  话还没有说完,郦琼就冷笑出声:“李成,亏你还真说得出口。尔屡降屡叛,本就是有罪之人。这次既然诚心受降,官家旨意又让你受太尉节制。自该下马受缚请罪,交出平原镇,接受我军整编。如此,或能留得一条姓名。偏生还狮子大张口,真是不识时务。不然……”
  李成眉头一耸,冷笑:“不然如何,提兵来打?也好啊,我与你等又不是第一次照面,如果某没记错的话,好象还没吃过什么亏。”
  郦琼正欲继续喝骂,刘光世又叫道:“国宝,伯友,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呢,何必呢?大家各让一步不就好了,在我看来,这世上的事情就没有谈不好的。”
  说着话,就对着二人不住拱手。
  他就姿态放得极低,李成也不好翻脸,指着王慎,道:“刘太尉,某是个只知道打仗的武人,真和郦国宝斗嘴却是斗不过。这样好了,既然朝廷有大使来此。我的意思以前已经同他说得分明,就让他与你谈吧!”
  说罢,就拔转马头和两个侍卫跑到远处,冷眼旁观。
  王慎一呆,他也没想到李成会丢下自己走开,也不知道李成这么干是何用意。
  在真实的历史上,因为李成顾虑自己杀了东京留守杜充全家遭受这个未来的南宋江淮地区最高军事长官的报复,此次招安无疾而终。自此之后,这个李天王一路辗转过江,抄掠南宋的江西、湖南,搞得大宋朝在今后的几年之内后方不靖。
  而在千里突进中,李成军队得到极大的锻炼,战斗里和军队数量也得到极大提升,从此成为南宋初年最大的敌人。使得宋军在河南一线和伪齐军反复拉锯,打得空前惨烈。
  试想,如果当时李成加入宋军阵营。以他的能力,未必不能成长为如岳飞那样的英雄,中兴四将也会变为中兴五将。
  实际上,女真自从进入中原之后,和历史上所有的外族人一样飞快地腐化堕落下去。军队厌战情绪高涨,战斗力一落千丈。到绍兴年岳飞北伐的时候,女真已不复当年的剽悍。正面战场全靠以李成、孔彦舟等人的汉军。
  那个时候的李成已成为伪齐,甚至女真中原战场支柱。
  试想,如果李成在建炎三年就受了招安,或许那场北伐会提前几年,河南战场也必顺利得多。
  如果历史因此发改变,岂不再不会有十二道金牌和风波亭的天日昭昭。
  风起于清萍之末,一只小小的蝴蝶一扇翅膀,就能在历史的天空里卷起连天风暴。
  这大概就是我穿越到这个时代的意义吧?
  我已经成为这个时空最关键的人物。
  无论如何得促成这场招安,不然,夹在两军之间,我或许没有什么,但落到李成手上的安娘、岳云还有那两百袍泽弟兄该怎么办?
  那么,就从这里开始吧!
  王慎意志坚定了,他目光炯炯地抬起头看着刘光世:“在下朝廷颁旨大使张相公门下勾当公事王慎见过太尉。官家命我来淮西,临行时张相特意叮嘱,江淮战事全凭太尉只手擎天,李成部受招安一事,还得多与太尉商议。”
  刘光世方才在李成面前的表现非常谦和低调,说起话来也是满面笑容,这样的人物王慎在后世见得实在太多。他就是一个油滑的官僚,而不是合格的统军大将。
  这样的人滑不溜手,却是最难对付,必须打点起十二分的精神。
  刘光世默默地看着王慎,良久,突然以手击鞍,厉声喝道:“官家?张相?宣旨大使?陛下手敕某也不是没有见过,张德远的门生小吏,某也都认识,怎么没见过你?李成叛降不定,纵军袭掠淮西州府,就算他受了招安,所犯罪行,桩桩件件,也是一个死字。此人定是假降,其实心坏叵测。某代天子以讨不臣,定要诛了此獠。谁知道你是不是朝廷大使,又是从哪里得的官家手敕来此搅风弄雨,真是吃熊心豹子胆了。”
  他声色俱厉,王慎却心中好笑。
  在真实的历史上,刘光世这个长腿将军好象就没有打过什么胜仗。每战丢城失地,一溃千里,蠢得跟猪一样。可说来也怪,每吃一会败仗,他的官就升一级,军中势力大上一分。原因很简单,除了他赵构最早的班底,又有救驾功劳之外,和他懂得做人做官也有很大关系。
  在绍兴年间,岳飞遇害,韩世忠等统军大将军纷纷被解甲归田的时候,这个刘光世偏偏屹立不倒,由此可见他圣眷之隆。
  说到底,这人就是个懂得做官的官僚,而是真正的军人。
  王慎最擅长和这种官僚打交道,也知道,这种人最喜欢在外人面前做喜怒无常姿态,好叫你琢磨不出他真正的心思。他对下级和颜悦色恭敬有礼的时候,你得多留点心眼。相反,若是对你厉声喝骂,却是有用你之处,所谓使过不使功。
  看来,刘光世是真想和李成和谈。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这个小刘太尉在李伯友手下吃的亏实在太多了,好几次都差点做了人家俘虏,都留下心里阴影了。只不过,今天他让郦琼咬死说李成若要受招安,和淮西军罢战部队必须接受他的改编,其实真正的意图是想要平原镇这个战略要冲。
  毕竟,平原镇是淮西军的大后方,又是扬州府的门户。平时这里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军供站,等到李昱和李成大军来袭,这里就变成刘光世柔软的腹部,如果被人捅上一刀,那可是要命的。
  把握到这点之后,王慎心中大定,忙将身子弓下去,做惶恐状:“王慎以往在张相府中也就是个芥子般的人物,入不了人眼,太尉识不得在下也正常。此番颁旨,江北烽火连天,千山万水,险途重重。王慎不才,请缨北来,正好为国效力。”
  这话的意思很简单,这长江以北到处都是流寇,到处都在打仗,女真也即将南下,别人都不肯来送死,这个任务只能着落到我这个小人物头上了。
  “住口,你的事情我刚才已听陆虞侯说过。你被易杰俘虏回平原镇,当着他的面如何不说明自己身份?偏生在李成打来,才掏出官家手敕。我看你就是假冒的,矫诏可是死罪,说不好你就是李成的间细。”刘光世身边的郦琼厉声大喝:“定然是李成那厮见我大军攻来,畏惧太尉神威,使的诈术,今日定要拿下你这个贼子问罪。”
  陆灿大吃一惊:“郦统制,王道思确实是朝廷大使,还望明查。”
  郦琼冷冷喝道:“陆虞侯,你眼睛瞎了还是傻了,王慎拿出的官家手敕你没看,世界上哪里有这么粗陋的圣旨,视我等三岁小儿邪?你身为一营虞侯,丢失营寨,使得淮西战局动荡,又该当何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