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八十三章 耶律马五

第八十三章 耶律马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大江缘何如此之宽?
  江风鼓荡,眼前的雪幕已被这大自然的力量扯得粉碎,眼前一片开阔。站在最前面那艘战船上,金国招讨都监耶律马五身上的铁甲已经被寒风吹透了,却不觉得冷。只是……这头有点晕。
  昨日白天时那场大战的酣畅淋漓,至今依如醇酒,使他有种宿醉未醒的感觉。
  我大辽勇士的血气还在呀!
  就在昨天,他的五千契丹勇士刚到大江北岸抢占渡口,还没来得及扎营,宋人建康留守司的三万大军就过河了。
  只见满江都是升的风帆,大大小小的船只互相靠在一起,密密麻麻,似是看不到尽头。宋人的富庶和军资的充裕可见一斑,老实说,马五以前还从来没见过如此的宋军,竟被震住了。
  说不心虚也是假话,眼前这股敌人可是宗泽宗汝霖一手调教出来的强军,当初在留守东京的时候,即便强悍如女真,进入东京地界,也大大小小吃了无数亏。
  自己今天突然遭遇宋军主力,能讨到好吗?
  大惊之下,耶律马五只得强提起精神排兵布阵,并派快马向完颜宗弼求援。
  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传说中无敌的宋人留守司兵马如此不堪一击。
  没错,对面的宋军依旧和以往那样装备精良,人人身上着甲,看起来仿佛是被钢铁包裹。可等到我契丹勇士一个冲锋,三万宋军却溃了。
  而自己手下的士卒在见了血之后,又想起当年的大辽灭国之恨,一个个都杀红了眼。
  是的,当年若不是宋人背信弃义和女真夹攻我燕京,我大辽怎么可能败得那么快那么惨。我大辽打不过女真,被人灭国。男儿大丈夫,沙场对决,堂堂正正,虽败也无憾。你宋人在背后搞阴谋诡计,却是令人不齿。
  可笑宋朝赵佶小儿后来也做了金人俘虏,受尽凌辱,真真是大快人心呀!
  耶律余绪将军说得对,咱们现在降了女真,灭国之痛自是罢了,但宋人的背叛却不可原谅,这一切都得在战场上找回来。怎么也得让世上人看看,我契丹男儿也是能战的勇士,怎么也得让宋人也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
  ……
  实际上,女真族人本少,李纲曾经说过:“金兵大张其势,然得其实数不过六万,又大半皆奚、契丹、渤海杂种,其精兵不过三万。”
  因此,在进攻宋朝的历次军事行动中就不得不依靠从前的辽兵。
  这次兀术攻宋所征召的河北签军大多是以前辽国的契丹。
  而经过这几年的战斗,契丹将领也飞快成长起来,在金军中担任要职。
  如耶律马五自投金人以来就参加过靖康年两次开封之战,完颜宗翰的太原之战,以及灭府州折家之战。而他也因为积军功,从一员普通将领被提拔为元帅府兵马右都监。成为这次兀术灭宋东路军仅次于四皇子和完颜拔离速的军中第三人。
  昨天一战,马五始终冲在最前面,手中的刀满是缺口,砍不动了,就换一把新的。杀到后面,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斩首了多少宋人将卒。
  这一战不但将宋军尽数赶下河去,还缴获了几十条大船。
  待到兀术主力赶到之后,战役已经结束。
  看到那么多船只,全军上下欣喜若狂,这可是他们在江北勾留一月唯一的缴获啊!有船在手,横亘在大家面前的长江天堑总算变成了通途。
  如此顺利的战斗,如此重大的战果,让马五手下这支女真人的仆从军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军中弥漫着狂热气氛,上下将士纷纷请战,请他立即率领大伙儿乘船打下马家渡,为大军在长江南岸开辟出一座桥头堡。
  耶律马五也有是浑身的热血都沸腾了,部队只休整了一天,就向兀术请战,事不宜迟,必须在最可能短的时间打过去。宋人人多船多,又熟悉水性。若叫他们醒过神来,和咱们在江上水战,任凭我女真、契丹勇士再善战,这场战役也得打成夹生饭。
  在他身后,十九条大船的船首,都有一个军官使劲地将手中的小旗朝下挥动。在船舷两侧,一排长长的船桨刺入水里,随着旗子朝后滑去,这使得船只看起来就像是张牙舞爪的螃蟹。
  每划动一次,身下的江水就发出一声“哗啦”巨响,如雷似霆。而耶律马五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明显地朝后一仰,显然船只正处于高速运动状态。
  但是,周围都是一团漆黑,除了连天飞雪在夜光中不住闪烁,却是什么也看不见。
  船仿佛行驶在天地初开的那一团混沌之中,不禁叫人怀疑根本就走不到头。
  “这江怎么如许宽阔,我会不会走错航线了,会不会这么飘下去,直接飘到金陵?对岸的宋人在哪里,他们会不会已经有了提防,正聚拢大军在对岸等着我们?”头还是晕得厉害,耶律马五心中不觉担心起来。北人不懂操舟,船上的风帆也使不了,只能靠人力硬划。自己也算是身体健壮之人,此刻竟是欲将刚吃过的晚饭吐出来,更别说麾下的渤海子弟了。
  他们还挺得住吗,等下还能厮杀吗?
  一时间,内心中全是乱糟糟的念头。
  正在这个时候,身边一个士卒低呼一声:“都监,到了。”
  闻言,耶律马五身子一颤,顺着他的手臂看过去。
  只见,前方的雪幕中有一片璀璨的灯火投射而来,将江岸照得如同一片白地。光影瞬间笼罩到耶律马五头上,使他眼睛短暂失明。
  好半天,他才恢复过来,定睛看去。
  没错,那就是宋军大营所在的马家渡码头。从这边望去,能够清晰地看到岸边的青石台阶,看到倒影在水中被江流扯碎的灯火的反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