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八十四章 杜充

第八十四章 杜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戚方,这仗是怎么打的?我留守司三万精锐,竟然拿不下区区五千金虏签军,你辜负了某的信任,罪不容赦。来人啦,把他拖出去砍了,枭首示众,传阅三军。”
  留守司行辕节帐中,大宋右相江淮宣抚司建康留守,整个江淮地区最高军事主官杜充肺得要气炸了,他狠狠地一巴掌拍在长案上,心中那一口怒火瞬间爆发出来。
  杜充自从做了建康留守之后,只将前线战事悉数交给戚方,自己则躲在建康城里什么都不管,反正他也不懂军事,费那个精神做甚。反正,只要守住长江,金军既没有船只,又没生翅膀,守到最后,兀术在江北抢够了打累了,自然就回北撤。
  因此,在这一个月里,他整日游山玩水,置酒高会,倒也过得逍遥。
  就在昨日,杜充接到戚方急报,说是一支河北签军已经到了马家渡对岸。人数不多,士气也是低落。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杜充突然有些心动,竟起了主动出击的念头。
  表面上看起来,他现在深得官家信任。不但被提拔为右相,只差一步就能进政事堂掌印,宰执天下,并掌管着江淮地区所有的军队,风光一时无两。
  可自己的事情自家最清楚,所谓高处不胜寒,大宋朝历来就有党争的风气。政事堂的位置就那么几个,你占了,别人就没地方坐。
  就在前一段时间,朝野就有传闻,说是张浚张德远有意主持江淮军事,把留守司的兵权夺过去。还联络了一些官员,欲要弹劾自己丢失东京之罪。
  说起东京内讧一事,杜充甚是心虚,虽说有官家给自己撑腰。但自己留在建康,不能随侍架前,无法掌握朝廷动向。众口铄金,难保皇帝不会对自己有所看法。
  我杜充所有的一切都是官家给的,名声不好,在朝堂里也没有根基。一个不慎,我现在这鲜花着锦的风光立即就会变成镜花水月。
  再若是畏敌不前,难保会有小心弹劾我消极怯战。
  无论如何,好歹也得弄些战功还堵住天下人悠悠众口才能保得我眼前的富贵。
  想到敌人不过是五千疲敌,乃是河北签军,不是令人心生寒气的女真鞑子,杜充觉得这就是一颗软柿子,不捏一捏实在有些不象话。
  “好,且战上一场,哪怕是弄上几十级敌人的头颅,对官家也算是有个交代。我得冒险一次险,就这一次。”
  于是,他就下令,命戚方率领前军和中军主力渡河与敌决战。
  却不想,这颗表面上的软柿子却是一根硬骨头。以三万敌五千,不但没有顺利拿下,反被人赶了回来。部队损失极大,阵亡士卒的尸体满满地装了两船,据说留在北岸,无法带回来的尸首更多。
  到现在,部队的精锐骨干已经被彻底打垮,士气低落到极处,没有一两月的休整恢复不过来。
  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命令部队上阵鏖战,却是如此结局,得到大军惨败的消息之后,杜充气急败坏了。今天一大早,他就骑上快马赶了过来。
  此刻,他胸中的怒火已经转化成无边杀意,这使得他还算疏朗英俊的眉目看起来分外狰狞。
  今天他要杀人,要发泄心中的失望和愤怒。
  “是!”两个卫兵冲进来,一把剪住戚方的双臂,就要朝帐外拖。
  前军统制官戚方猛一挣扎,甩快两个卫兵,跪在地上蓬蓬磕头,哀声叫道:“恩相,恩相,不是末将不肯出力死战,实在是那耶律马五实在太能打了。那些契丹狗见着咱们,就好象是疯了似的朝前冲,士卒们实在抵挡不住呀!恩相,恩相,末将以前不过是一员小小的裨将,是你老人家一手把我提拔到现在这个位置。辜负恩相的期许,末将罪该万死。不过,还请看在末将往日为你鞍前马后效力的份上,饶小的一命吧!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这头磕得如此用力,转眼,他额上就是淋漓的热血。
  “住口,戚方,你也知道自己是某一手提拔的。没有某,你能有今日。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恩情的。你怎么就不能死了,昨日一战,死在战场上的人多了。跟你官职一样的统制官王民和张超就不就战死沙场,偏偏你要厚着脸皮回来。休要多言,拖出去砍了。”杜充厉声大喝。
  杜充这人苛刻无情,喜怒无常。他若是看你顺眼了,管你是什么人,能力如何,只要听话,不吝高官厚禄。若是恨上了你,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立即就翻脸无情,说杀就杀了。
  当初在东京的时候,马皋也算是个统制官,军队的高级将领,就因为吃了败仗,立即就被他推出帐中斩首,今日再杀个戚方,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戚方大声哭泣:“恩相饶命,恩相饶命啊!”一边哭,一边朝前跪行数步,不住朝其军中其他将领拱手:“各位将军,你们劝劝恩相吧,求求你们!”
  见他实在太惨,终于有人不忍心了。一个将领走上前来,拱手道:“杜相公,我军新败,军心不稳。临阵斩将也是不妥,不如让戚将军戴罪立功。”
  说话这人正是殿前副都指挥使郭仲荀,他是官家的禁军统制,身份颇高。他说的话,杜充一般都会给几分面子。
  杜充冷哼:“戴罪立功,戴罪立功,若是吃了败仗,只这么一句就不追究,谁人还肯苦战,某的军法岂不成为摆设。郭统制,你也不要替这个狗才说情。”
  “昨日之战,我军也没想到遇到的敌人如此剽悍,责任也不在戚方将军一人身上。真说起来,我等都是有罪的。”
  “是啊,是啊,还请相公开恩。”有了郭仲荀领头,节帐中,其他军官也同时站出来,拜伏在地。
  “嘿嘿,你们还真是万众一心,这是要反了呀?”杜充大声冷笑起来:“看来,今天某不应了这事,你们就不会起来了。某当初杀得了马皋,今天一样杀得了戚方。也罢,看在你们的面子上,且饶戚方一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打他五十军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