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九十一章 不依剧本表演的历史

第九十一章 不依剧本表演的历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色正浓,大江奔流。
  长江在流到马家渡这一段时,江面变得狭窄,可说来也怪,江水却更平缓了些。
  此刻,立在北岸,耳朵只“哗哗”轻柔的流水声。相反,对岸那边的宋军大营却是一片混乱,有人声鼎沸嘈杂顺着风远远传来。同时,无数的火光冲天而起,照得南方如同一片地狱火海。
  在北岸的码头上,出乎所有人意料,这里竟然还停了二十条大船,有浑身铠甲的士卒牵着战马,沿着搭到码头上的跳板,整齐有序登船。
  战马愤怒长嘶,跳板因为吃重微微向下弯曲。
  在码头上方的山丘顶上,两条人影被夜色勾勒出高大的剪影。
  二人一高一矮,都极是雄壮。
  “兀术,看样子马五干得不错呀,宋人的前军、中军老营都已经乱成一团,说不好都已经被耶律马五给打穿了,下一步是不是该把咱派过去了。再去过江,肉都被耶律家的崽子们吃光了,俺们却是连一口汤也捞不着喝。”
  说话的这个矮个子宽肩厚背,壮实得跟水桶一样。和其他女真人一样,他剃着光秃秃的脑袋,只在脑后结了几条小辫。大约是这一个月来军务实在繁忙,剃光的脑门上生出了一寸长的头发茬子,再加上他腮帮子的络腮胡,这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毛茸茸的甚是猛恶。
  被他唤着兀术的那个高个和凶猛的矮个女真大将不同,虽然皮肤黝黑,却五官标准,轮廓分明,显得甚是英俊。没错,此人就是金国四太子,曾经和完颜宗望一起领军攻打开封,俘虏二帝,灭亡北宋的金军名帅完颜宗弼。
  和其他女真人说起话来声如雷霆,像是跟人吵架不同,兀术的声音显得慢条斯理,吐字也非常清晰,一张口竟是标准的燕京口音:“拔离速,马五不过一千人,且都是步卒。你看宋人前军和中军两座大营相距十来里,他脚下又没有长毛,怎么可能冲那么快。应该是宋军中军见前军遇袭,也跟着炸了营。毕竟,前军是杜充的行辕所在。行辕一乱,群龙无首。”
  “龙……我看杜充就是一条虫子。嘿嘿,当初在东京,他连手下的几个河北土豪的乱军都打不过,又算是什么龙?”叫拔离速这人大声冷笑。
  没错,他就是完颜拔离速,管勾太原府路兵马事,女真南侵东路军副统帅。
  是金国初年女真如云名将中最闪亮的人物之一。
  他今年四十出头,已经参加过金灭辽国之战,宋金太原之战,围攻东京汴梁之战。四十岁,正是一个人体能、武艺、经验和精力的最颠峰,就如同流星般崛起的正如日中天的女真。
  “兀术,我已经在这里喝了一夜的河风,俺也该过去凑个热闹了。”
  兀术想了想,却道:“也是,是该过河,这边的天亮得早,在过得片刻,就是天明。等到白天,宋人回过神来,重新整顿好队伍,那就不好玩了。要不……还是我亲自率军直扑宋人中军吧?宋人留守司中军统制陈淬也是个人物,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听到话,拨离速就红了眼,骂道:“兀术,你这是什么话,是看不上俺?”
  “嘿嘿,老子打过的仗可比你多。当年在太原的时候,某跟着银术可,在那里跟小种兜圈子,杀得西军尸积如山。那可时候,你在哪里,不也在东京大帐里享福。说起使用骑兵,哼,不是自夸,除了银可术,老子还没有服过谁。今天过河以轻骑袭营,也只能是我,谁敢不服?你说这话纯粹就是看不起人,如果换成往日,咱可是要跟你动刀子的。”
  听到他这一通大骂,兀术却不生气,反一脸温和:“你和银术可两兄弟在山西打得漂亮,咱们可都是服气的,又何须如此。只不过,你为人冲动,怕就怕这一战会有变数。我们手头就这几十条船,只能一点一点将军马运过江去。哎,添油战术乃是兵家大忌。若是此战有事,以后就再没机会拿下建康了。如此至关紧要,我如何能不小心又小心。”
  “你这是怕我兵力不足?”拔离速大声冷笑:“马五那里有一千人,是是是,契丹汉儿懦弱,是派不上用场。可别忘了,我这里还有五百骑。兀术,你睁开眼睛看看对岸。”
  他粗壮的胳膊举起,指向南方:“那边,宋狗已经乱成一团。就算他们没有炸营,总兵力也不过三万,还能比得上当年咱们打的灭辽之战。”
  “当初,辽人十万,而我女真只有四千不到的勇士,不也灭了辽国?兀术你现在又有什么好担心的,还是不愿意将这队拐子马交给我使,怕被我拐了去?嘿嘿,我倒忘了,这可是你的私兵,你的心头肉。”
  “拔离速,你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我的私兵,这是我大金的兵。”见拔离速怒气冲冲模样,兀术眉头一皱,喝道:“我女真自起兵以来从来没有打过这种仗,仔细一些总是好的。自我等上战场以来,有快马铁骑在手,什么时候打,在什么地方打,打谁,可都由着咱们说了算。但在今日,这一切都不由我等选择。这江南一地也是邪门,某心中总有些不安,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总归要亲自过去看看才安心。”
  说出这话的时候,兀术将身体一挺,再不复先前那谦和模样。一股剽悍之气从身上生起,这个时候的他尽显一军统帅的气魄。
  完颜拔离速大大咧咧道:“是是是,这种受到地形限制,不能一口气将所有军力押上去的仗打起来就好象被人缚住了手脚,是他娘的有点叫人烦心,可你也是想多了,对岸的宋狗已经炸营,翻不了天的。这南下以来就没正经打过几仗,我骨子都快闲疼了,你再不让我上,休怪老子翻脸。”
  兀术见他执意要去,转念一想,自己乃是大军统帅,披甲冲锋陷阵确实不妥。只得微微一笑,点头:“也罢,那我就不多说了。”
  拔离速大喜:“好,你就等着俺把杜充的狗头扭给你吧?”
  说罢,就要下去。
  兀术又一把拉住他,叮嘱:“拔离速,我这眼皮跳得厉害。你现在逆水而上,船行得也快不了。等下到去打留守司中军得快,一口气把他们老营打穿,把中军的溃卒朝前军那边撵,不要恋战。记住了,这一战必须要快。等到宋人大军彻底崩溃,宋狗的人头有得你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