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一百零二章 已不可为

第一百零二章 已不可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长江北岸,自完颜拔离速带着五百拐子马过江之后,兀术就觉得心中不安。也不回营,索性就将人支了帐篷,歇在水边静候。
  吃了一壶酒,嚼了几块肉干,在小帐篷里躺了半天,听到大江那边隐约的喊杀声传来,又有火光在雪雾中忽隐忽现,却又如何睡得着。
  在兽皮上翻腾了半天,到最后一身都疼了。
  兀术气恼地一脚踢开身上的大氅,提着刀子走了出来,沿着江边来来回回地走着。
  外面的大江水还在滚滚向东,灯光下波光鳞鳞,或聚拢,或散开,一如他烦乱的心绪。
  显然,完颜宗弼的这种不安的举动侍卫们已经见得多了,一副浑不在意模样。
  是的,他们这个统帅,大金国的四王子乃是女真一族中年轻一辈一等一的人才。英勇过人不说,统帅大军的本事也是了得。
  上次开封之战,破宋人开封,俘虏汉人的两个狗皇帝,都是兀术一手而为,那可是我女真从未有过的大胜。
  但是,兀术什么都好,就是心气不定。
  怎么说呢,很多时候总是莫名其妙地感到焦虑,人也喜怒无常。前脚他还喜笑颜开,后脚就一脸的悲戚。遇到事,总愁得睡不着觉,不住的唉声叹气,叫人看了心中替他害臊:堂堂女真男儿,遇敌只管杀,有酒只管饮,累了席地就睡,想那么多,不成女人了?
  而且,他所担心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发生过,疑神疑鬼,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被他这么来来去去转得头晕,一个女真卫兵正要笑着劝他。
  突然,兀术肩膀一耸,就好象是突然在暗夜里惊醒的一头公狼,就连他披在身上的皮裘上的毛也竖了起来,有融化的雪水水珠子滚落:“回来了,马五回来了……糟,他好好儿地怎么回来了?”
  听到这话,所有的卫兵同时心中一惊,定睛看过去,只见几艘船飞快驶来。
  天色已经朦胧亮开,只见,船上挤满了人,霍然正是先前出击的契丹签军。
  他们一个个浑身血污,面上全是惊恐之色,正不顾一切,奋力地划着船桨。二十条船过去,只剩着区区几条狼狈而回,显然耶律马五部吃了大败仗。
  一个岸上的卫兵大声喝问:“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回来了?”
  船上,所有的契丹人都乱糟糟地哭喊:“败了败了,弟兄们死得好惨啊!”
  “什么?”兀术大惊,一步抢过去,高喊:“马五,马五,你在哪里?”
  听到契丹人吃了大败仗,岸上的女真人同时大骂:“你们契丹人真是没用,这都啃不下来,早知道就换咱们自己上去了。”
  这个时候,只见,船上有人抬着一个担架下来,上面躺着浑身是血的耶律马五。
  兀术回头对手下大吼一声:“都他娘给我闭嘴。”
  就走到担架前,抓住耶律马五的手,问:“马五,怎么回事?”
  耶律马五腰上吃了岳云一记骨朵,虽然脊椎没断,却受了不轻的内伤,一张口就有血涌出来,这让他一边说话一边咳嗽:“兀术,对不住,咳咳……遇到杜充的主力精锐了,大伙儿实在顶不住,被人家赶到船上去了。一千……咳咳,一千人马……只回来三百余人……”说罢,他眼睛一红,满将头转了过去。
  “杜充精锐,杜充哪里钻出来的精锐?”兀术呆住了:“就连你的皮室军也败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耶律马五喃喃地说。
  兀术定了定神,道:“马五,你不用担心,我先前还送了五百拐子马过江,很快就能把宋人大军击溃的。”
  “五百人实在太少,只够人家塞牙缝的。”耶律马五不住喘息:“完了,完了,这大江是过不了啦!”
  一个女真将领大怒,骂道:“马五,你休要长别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咱们女真可不是你手下那些软弱的契丹。五百人又如何,不信你等着,等下拔离速就会把杜充的狗头扭下来,带到你面前,看你羞也不羞。”
  听到他辱及契丹,众辽人都是一脸的羞愤。
  “好了。”兀术挥了挥手:“抬马五回营,让郎中给他看看。”
  等到耶律马五等契丹士兵趔趄着离开,那个女真将领还在生气:“一群无能的废物,兀术你就不该派他们过河的,这简直就是打草惊蛇,这以少战多的硬仗还得靠咱们自己。还说什么拔离速他们是给宋狗塞牙缝,满口胡柴……兀术,兀术,你怎么了?”
  却见,兀术还站在那里,目光转睛地看远处,一脸的忐忑。
  女真将领:“兀术,放心好了,拔离速能赢的,宋狗有多少人,如何挡得住咱们的骑兵?”他口气中充满了狂妄和自信。
  是的,他有这个信心。
  其实,他和兀术并不知道。在另外一片时空中,靠着渡过去的一千女真步兵,金军竟然将号称十万的宋朝留守司大军彻底击溃,简单轻松地拿下了建康城。
  在这个时空里,那一千人换成了五百骑兵,又有拔离速带队,战斗力更加强悍。
  “是啊,这个世上又有谁能挡住咱们女真铁骑?”兀术喃喃自语。
  “兀术,还是回帐篷吧,说不定等下就有好消息传过来呢,时辰还早……兀术……”
  喊了几声,也没有得到响应。
  说话那个女真将领看到兀术就如同痴了一般,定定地站在江边朝南方张望。
  天朦胧亮开,雪一阵紧似一阵,整个江面已经被雪幕笼了。如此一来,南面的情形反更看不清楚。
  整整一个上午兀术都在江边徘徊踟躇中度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大叫:“兀术,回来了,回来了。”
  “什么……怎么回来了?”兀术大叫一声,三步并着两步朝前水中跑去,河滩上溅起层层冰凉的浪花。
  只见,在朦胧的白色中,几条船随着江水散乱地飘过来。孤零零,如此凄惶。那些船上挤满了女真士兵,和往常凯旋归来时的大声欢呼不同,密密麻麻的黑影坐在甲板上,竟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兀术和跟在他身后的女真将领们什么都明白了——却是输了一阵——如果拔离速进展顺利,他现在应该在大江南岸追击宋人溃兵才对啊!
  出发的时候拔离速带过去二十条大船,如今只有六条回来。那么,岂不是说这五百精骑减员了一大半……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吹了一夜的冷风,此刻有立在深没到膝盖的水里,兀术的身子微微颤抖,却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很快,大船靠岸,跳板搭到岸上,累得东倒西歪的士兵沉着脸牵着马乱糟糟走下来。他们身上全是血污,面容苍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