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突然钻出的敌人

第一百一十一章 突然钻出的敌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方我荣这么说,看了看周围的地势,严曰孟心中暗自叫苦。
  这鬼地方到处都是光秃秃的黄土,可谓是寸草不生。站在地上举目望去,方圆二十多里地一览无余,藏都没地方藏。
  今日若遇到贼人,又如何逃得了。
  就道:“方兄说得是,没办法跑,只能慢慢走保持体力,希望能够早点走到县城。”
  方荣我接下来的话让严曰孟一颗心降到谷底:“今日怕是到不了县城了,这些贼人跟了咱们这么长的路,显然是瞄上背篼里的的的钱,不达目的,也不会罢休。”
  严曰孟紧张地叫道:“方兄,如果那样却如何是好?”
  方我荣哼了一声,拍了一下腰上的刀鞘:“那几个贼子若是不开眼,说不得要和他们厮杀一场了。”
  “什么几个贼子,那是十个,十个呀!”
  方我荣道:“严兄不要怕,在下还是有些气力的,未必就能吃亏。”
  力气,光靠力气就能打赢?严曰孟心中更怕,可眼前这种情形他还能说什么呢?
  一向偷奸耍滑的他这个时候甚至主动接过方我荣背上的背篓,怎么也得给方兄留点气力。现在,严曰孟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方我荣身上了。
  因为心中有着强烈的恐怖,又走了大约二里地,一百斤的铜钱背在身上,累得严曰孟快要断气。
  又看了一眼在前面开道的方我荣,这个猴子,提着一把朴刀上蹿下跳,怎么就不知道疲倦啊!
  严曰孟终于经受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气:“歇一会儿。”
  方我荣回头笑道:“严兄,这背篓可是你主动要背的,怪不得我。”
  话音刚落,突然,从旁边那条干涸的水渠里突然跳出一群人来,组成一个半圆阵。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狞笑着缓缓逼近。
  看得出来,这些人是经过训练的正规士卒,一开始就强占了有利地形,隐约对严、方二人形成包围之势。
  “啊,贼子,不不不……是女真鞑子!”刚坐下去的严曰孟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触电般跳起来,接着又被背在身上的背篓带子勒得摔倒在地,黄澄澄的铜钱撒落一地。
  是的,是女真鞑子,作为应天府人氏,南京在靖康年和后来宗泽留守东京时期被金军洗劫过几次。作为被战火波及,破家灭门的严曰孟如何认不出他们来。
  只见这十个贼子都剃了头发,露出光秃秃的青色的头皮,在他们脑后还结着几根老鼠尾巴一样的辫子,不是女真人又是谁?
  强烈的恐惧瞬间占据了他的脑海,就如同魇住了一般,严曰孟感觉自己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看到满地的铜钱,女真人的眼睛都亮了,突然发出一声怪叫朝前扑来:“钱,钱,我的,我的!”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们严整的队形也散了。
  说是迟,那时快。忽然,方我荣发出一声暴喝:“狗鞑子!”手中长长的朴刀划出一刀闪电般的亮光,瞬间切在一个长矛手的喉咙上。
  不待人血标出,他手中的长刀又是一转,直接砍在另外一个弓手的脑门上,“噗嗤”一声,有红红白白的液体喷上半空。
  “直娘贼,敢抢我的钱,敢抢我的钱!你叫我如何跟杜通判交代?”他厉声大叫声,手中的刀子胡乱地朝前砍去。
  一下子被人砍死了两人,死得又是弓手和长矛手。其他八个女真人手中只有一把短手刀,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竟被状若疯虎的方我荣用朴刀砍得一团大乱。
  严曰孟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吃惊地蹬大眼睛看着前方。
  方我荣只是一芥书生,也不懂得丝毫的武功。可就是仗着力气大,又悍不畏死,一通不讲道理的乱砍,竟逼得剩余八个鞑子在地上乱蹦乱跳,面上都有畏惧之色。
  他他他,他……怎么这么厉害?
  转眼,又有一个女真鞑子被他一刀割中肩膀,疼得手中的刀都掉在地上。
  “看来,这女真鞑子也不怎么样嘛?”方我荣哈哈大笑,高声喊:“严兄助我,咱们把这几人一并收拾了!”
  “哎……好……”严曰孟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可他身上软得厉害,又如何站得起来。
  见方我荣喊帮手,方才受伤那个敌人大叫一声:“败了,败了!”转身就跑。
  有人起头,已经被方我荣杀破了胆的其他人同时发出一声喊,也跟着一道烟似地扭头仓皇而逃。
  “想怕,哪里有这么容易。想抢我的钱,直娘贼!”方我荣吼声连连,却不肯罢休。
  一行人你追我感,转眼就绕过前方的山湾,再看不着了。
  “方兄,方兄……回来,回来……”严曰孟大声喊,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身前,两具尸体正汩汩流血,腥膻之气随风漂浮。有嗡嗡的苍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不断落到敌人身上。
  那两个人圆瞪着黑白分明的双眼看着严曰孟,眼神中全是迷茫,似乎是在发出疑问:我怎么就死了呢?
  强烈的恐惧依旧如潮水般一波一波袭来,让严曰孟一身都僵了,就那么木木地坐在地上,定定地看着那两个死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恢复了知觉,惊慌地站起来,胡乱地拣拾着地上的铜钱朝背篓里装。一边装,一边叫:“有鞑子,有鞑子,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方兄,方兄,你怎么还不回来呀?”
  一个声音传来:“严兄说得是,咱们是得回家了。”
  正是方我荣。
  严曰孟猛地转过声来,眼泪就涌了出来:“方兄,你可算回来了……什么?”
  却见,方我荣浑身是血,他手中依旧提着那把朴刀,正架在一个右手五根手指都被砍掉的女真人的脖子上。
  这个方兄不但打退了那么多敌人,还带回来一个俘虏。
  严曰孟欢喜得哭出声来:“方兄,你一去那么久,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
  “严兄说什么晦气话,区区十个贼子,俺还不放在心上。”说着话,方我荣踢了那个俘虏屁股一脚,喝道:“背上背篓朝这边走。”
  看他指的方向正是来时的路,严曰孟吃了一惊:“方兄,这是不去麻城了吗?”
  方我荣沉着脸:“不去麻城了,那座县城已经被贼子占了,我们得尽快押着俘虏回去禀告王军使,军情如火,一刻也不能耽搁。”
  “麻……麻城丢了……怎……怎么?”
  方我荣点了点头:“对,丢了,如今那里全是贼军。”
  听说可以回家,严曰孟这才回过神来:“好好好,咱们马上走。方兄,想不到你一芥书生,竟然有如此武艺,当真是传说中的十人敌,佩服,佩服!我看,这女真鞑子也不怎么样嘛!”
  方我荣气道:“什么女真鞑子,就是一群流寇,直娘贼,倒把俺们给哄住了。”
  严曰孟:“不是女真人?”
  “走!”方我荣用朴刀的刀面抽了那个俘虏一记:“告诉我们你是谁?”
  那俘虏断了五根手指,疼得厉害,加上心中害怕,一脸苍白地颤着身体:“回两位爷爷的话,小的是孔彦舟麾下的士卒,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啊!”
  “孔彦舟,是不是以前叛出东京留守司的统制孔彦舟?”问了这句话,见俘虏点头,严曰孟心中好奇:“你们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那俘虏哭道:“爷爷,爷爷,孔将军说女真实在凶恶,叫咱们剃了头也好被鞑子当成自己人免得被人家打。还有,咱们装着女真人的模样,这一路杀来,别人见了我们都吓得溃了,不费吹灰之力就占了许多州县。爷爷饶命啊,我就是一个小卒……啊!”
  不等他把话说完,严曰孟就一记耳朵抽了过去,愤怒地骂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好好的汉家男儿,却做蛮夷打扮,连祖宗都不要了?直娘贼,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