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南方刀神

第一百四十五章 南方刀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严曰孟显然是被先前飘飞在空中粘血的芦花吓住了,只用手紧紧地拉住武陀的胳膊:“敌人,敌人真的杀过来了,他们在哪里?”
  
      “他们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还是快些划到北岸进黄冈城为上。ωωeom”
  
      武陀的话音刚落,只听得三角阵左翼最边上那条山船突然一顿,响起吱啊的声音,仿佛是船底正在一块锋利的礁石上摩擦。突然的停顿让船上的十几个士卒顿时摔倒在甲板上,然后他们就同声大声呐喊。
  
      武陀面色一边,叫道:“别乱,直娘贼,敌人杀过来了!”
  
      话音刚落下,就见得那条船旁边的水顷刻之间沸腾起来。突然,水花翻开,一条黑影从水中跃上船去,手中腰刀在火光的照耀下亮如闪电。
  
      “唰唰”几声,就有人被砍掉头颅。
  
      血红大花盛开。
  
      敌人原来藏在水里。
  
      只见跃上船去的那人普通身材,略瘦,因为天黑,也看不清楚他的模样。只一双眼睛绿油油亮着,如同一头突然从长草中跃出的豹子。
  
      “放箭,放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水勇们提起神臂弓不分敌我朝那边射去。
  
      人的身体如何能够和神臂弓抗衡,瞬间,就有几个水勇被弩箭射穿了身体。其他人都大叫着,乱糟糟地跳下水去。
  
      那个黑豹一样的敌人却没有动,微缩着身体立在船头,腰刀背在身后,左手戟指过来,口中出冰冷的到着金属摩擦的大笑,牙齿白得吓人。
  
      随着他这一声笑,江水仿佛开了锅,灯光照耀下,一团接一团人血在水中弥散开来。那是方才跳下江去的水勇,想必有更多的敌人藏在水中,他们都遭毒手了。
  
      没有人操桨,空船缓缓向东飘去,那人还立在上面。
  
      随着小船挪开,只见水中密密麻麻出现一片黑压压的人头。这情形就仿佛是阳春三月间里,稻田缺口里孵化的大群蝌蚪,看得人头皮一紧。
  
      严曰孟还在叫:“武将军,怎么办,怎么办?”
  
      武陀被他叫得心烦,身子一震,将严曰孟弹开,大声下令:“弩手,上弦,听我的命令行事?”
  
      作为一个北方人,他天生对水就有畏惧之心,尤其是在这大江之上。因为天实在太黑,也不知道敌人的战斗力如果。不过,依这些混蛋东西表现出的水性来说,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
  
      而且,看敌人的架势,至少有两三百人之巨,且都是久经沙场的悍卒,今夜这一百多水勇也不知道又多少人能够活着回黄冈?
  
      根本来不及划船,所有的船只,包括水中的敌人都在随着长江水朝下飘动。
  
      突然,右翼最边上那条小舢板飞快地动了,脱离了军阵,想必是被水鬼们在下面做了手脚。
  
      同时那个豹子般的敌人的船只猛地一顿,两条小船靠拢了。
  
      那人长啸一声跃了过去。
  
      武陀心叫一声糟糕,正要让船只再次动起来,朝那条小船挪去,接应船上士卒。
  
      忽然,船上的士兵同时挥舞着兵器朝那人涌去:“直娘贼,老子跟你拼了!”
  
      他们已经和大队脱离,自知再也活不成了,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可就在这个时候,船只突然剧烈摇晃起来,应该是江中的水鬼正在猛力摇船。
  
      江水一浪浪涌上船舷,士兵纷纷跌倒。
  
      说来也怪,那个豹子般的敌人脚下仿佛生根,身体在颠簸的船上左右摇晃,形如风中垂柳,说不出的从容写意。
  
      “草你娘!”一个泗州军水勇奋力跃起,手中的大刀朝敌人头上砍去。
  
      可就在这个瞬间,那个敌人突然伸出手去捏住水勇握刀的右腕,手中刀麻利地朝前刺去,正中他的胸膛。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满河都是刀子刺进人体的声音。
  
      然后,他一把将已经停止呼吸的水勇扔下水去,伸出猩红色的舌头舔了舔粘满人血的刀子,雪亮的目光里全是疯狂。
  
      这人,竟以杀戮为乐。
  
      看到同伴死得如此之惨,又有一个泗州军水勇提着斧子红了眼睛扑过去。
  
      刀光连闪两记,瞬间他的双臂就被人斩了下来。
  
      刀势又变,横着一拉,愤怒地大张着双目的头颅弹上半空。人血冲天而起,然后如同暴雨一样淋下,在小船周围不大的一片水域,点点红色扩散开来,须臾连接成一片。
  
      实在太强悍了,这个豹子般的敌人好生厉害,无论是谁在他手中都过不了一招——快,猛——是的,武陀刚才的话是对的,战场之上,要想赢得胜利,你就得比对手快,比对手力气大。输了躺下,赢的站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