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煽风点火

第一百八十五章 煽风点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到了建康四年的盛夏,旱了两月,到今日,天上总算看到层层乌云。
  
      头顶的苍穹暗淡无光,预示着一场渴望已久的雨即将下来,至少刘复是这么认为的。
  
      干旱这么长时间,城中的地下水已经耗尽,各处的水井陆续干涸。即便没有干的,打起来也是粘稠的黄汤。即便是这种黄汤,鬼知道是不是被满城的尸体污染了?这样的情形再持续下去,也许再过得一阵子,大家都要渴死了。
  
      自从实行军管以来,部队倒是缺粮缺水,士卒们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死去都是蕲春的百姓,操刀弄剑一辈子,将脑袋系在腰带上。自从站到战场上,大伙儿都当自己已经死了,对于满城的死尸,倒没有感同身受的。可是,一但没有水,心中却难免有些恐慌,军心也已经不稳。
  
      刘复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今日一天,他都在城墙上鼓舞士气。可是,迎接他的是士卒们麻木的目光。
  
      等到下了城墙,头顶的乌云终于开始聚集,这让他心中莫名地欢喜起来——只要雨水一落下来,有水就好了。解决了饮用水问题,士气很快就能恢复。最妙的是,只要城外的蕲河一涨水,王慎的攻城器械就无法移到城墙下面。
  
      不过,回自己的居所坐了片刻,喝了一碗减暑气的药汤,还是看不到半点有落雨的迹象。
  
      没有如约而来的大风,乌云扣在头顶上就好象是一头锅盖,而整个城市就好象被人放在蒸笼里。空气粘稠得如同热粥,汗水一阵接一阵地出,很快就湿透身上的单衫。
  
      再定睛朝门外看去,正在值守的卫兵都蔫头搭脑,嘴唇都干得起了壳子,满面都是痛苦之色。
  
      那几个卫兵都是刘复的心腹,是自己当初从河北带出来的子侄。
  
      看到他们的申请,刘复心中不忍,正要叫人端几碗药汤出去给他们解渴。可想了想,这城中正经受饥渴熬煎的士卒好几千人,自己若是厚此薄彼,还如同叫人心服?
  
      想了想,他叹息一声,将嘴闭上了。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来报吕本中来访。
  
      “啊,吕师来了,快请快请。”他忙站起来,将吕本中迎进屋中,请他坐下。
  
      和刘复浑身热汗,大畅着胸口不同,吕本中依旧一身干净利索的青衿,白皙的面庞上看不到半点汗滴,显然异常精神风雅。
  
      看到他的模样刘复心中赞了一声:不愧是无双国士,果然风度翩翩。即便面带青肿,依旧是潇洒从容啊!
  
      相处了两月,刘复对吕本中的风范和智谋佩服到五体投地,对他也是非常的恭敬。
  
      侍侯吕本中坐下,他就笑道:“吕师是个爱干净的人,军营之中尽是肮脏,你老人家今日怎么想这到我这里来了?”
  
      吕本中端起一碗用胖大海和金银花熬制的药汤潇洒地喝了起来:“今日实在太热,老夫在家中经受不住,听说刘将军这里的凉茶不错,特过来讨一口尝尝。”
  
      “哎哟,怎么能让吕师亲自跑上这一遭,但有事吩咐一声,我叫人送过去就是了。”
  
      吕本中笑了笑:“老夫闲着无事,过来寻你说说话不可以吗?”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来找自己聊天,如此一个大名士,顿时叫刘复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他忙用筷子夹了一块冰糖放进吕本中的茶碗里,恭敬地应酬。
  
      二人说了半天话,刘复这才小心地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问:“吕师,看这天气眼见着就是一场大雨,只要这雨一下来,我蕲春城可算是守住了。虽说王道思击溃了各路义军的联军,可张用和曹成等头领都是沙场骁将,且兵多将广。自占了江汉之后,粮秣充足,这么和泗州军耗下去,这一战迟早能赢下来。若说什么是及时雨,这才是救命的及时雨啊!依你看,下一遭,各路头领什么时候能够再对黄州用兵?”
  
      先前孔彦舟假说已经收到张用、曹成他们的信,道是援军已经杀去黄州。这事也就骗骗军中普通将士,处于核心决策层的刘复自然知道援军短时间根本就过不来。这方圆千里范围内,各军都在什么位置,早就装在心中。
  
      这事关系到城中几千士卒的生死存亡,不但刘复日思愿想挂碍此事,就连守在门口的卫兵也竖起了耳朵。对于吕本中的计谋整个孔家军都是非常迷信的,如果没有他,这蕲春城早就被王慎给拿下了。
  
      吕本中轻抚着漂亮的胡须,沉吟片刻:“如果雨下下来,河水一涨,王慎知事已不可为,自然会撤兵的。毕竟,他大军孤悬在外,后方空虚,张用曹成他们迟早会打过去报一箭之仇。王道思是个精明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要紧。”
  
      刘复和卫兵面上都露出笑容:“那就好,那就好。”
  
      可是,吕本中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们面上的笑容凝住了。
  
      吕本中:“不过,这雨却下不下来啊!”
  
      “怎么……”
  
      吕本中:“刘将军是北方人,大约也不清楚咱们南方的气候。和北地每年入夏都会大雨连连不同,此地虽然靠着大江,气候却怪,雨季只有黄梅和入秋两月。至于夏天,通常雨,称之为夏旱。”
  
      见他们不解,吕本中解释说:“原因很简单,此时正是稻子扬花季节,若是下雨,还自己结实?若气候如此,这地方的人还不都饿死了?要下雨,只怕要等到稻子灌浆才行,现在还早呢!”
  
      他有心在军中散布恐慌情绪,自然信口胡扯起来。
  
      却将刘复等人和蒙住了。
  
      刘复一脸的担忧:“可是这天上明明有下雨的迹象啊?”
  
      吕本中的目光不为人知的一个闪烁,呵呵一笑,指着外面道:“刘复将军,有句话是这么说得,有雨天边亮,无雨顶上光。你看这头顶天光正亮,不像是有雨啊!”
  
      刘复看了看,死活也不看不头上的天空正在发亮。
  
      吕本中见他一脸的疑惑,面一板:“怎么,刘复将军不相信老夫?”
  
      刘复赔笑:“哪里敢?”
  
      吕本中脸色难看起来,冷哼:“老夫说不会下雨就不会下,这天还得旱上一月。”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狂风袭来。那风大得邪性,先前还耷拉着的旗帜“呼”一声展开。地上的灰尘连天而起,只见眼前全是黄蒙蒙的,如同起了一场大雾,房屋顶上的瓦也是咯吱响。
  
      热了一天,被凉风一吹,众人都是身上一爽,只觉得有说不出的舒爽,除了那阴魂不散的尸臭。
  
      突然,刘复面色大变:“糟糕,这雨还真下不下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