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一百九十章 修改的剧本

第一百九十章 修改的剧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是,那小贱人却躲在屋中,一时间也擒拿不得。
  
      这才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直娘贼,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找个地方泻了火再说。”孔彦舟心中一动,目光落到旁边一座院子里。
  
      那地方正是一个姓陈的小妾的住所,说起来,陈娘子屋中自己已经有一阵子没去了。除了因为陈小娘子已经跟了他十年,早已经没有新鲜感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年纪大了点,胸口也小,怎比得上那些年方二八的小妾们来得鲜嫩。
  
      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先解决生理需要再说。
  
      色欲一起,孔彦舟就对刘复道:“刘复。”
  
      刘复:“将军有何吩咐?”
  
      孔彦舟道:“某鏖战一夜,已经是倦了,先这这院子里歇息半个时辰,这里的事情先交给你。暂时不用进攻,先围住小畜生。”
  
      “军主要歇息片刻?”刘复一呆,孔彦舟的精气神极为旺健,三天三夜不饮不食不睡一样红光满面,怎么今天就经受不住了。
  
      又看了一眼孔彦舟赤红的双眼,刘复立即明白,自家军主这是欲火攻心,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在孔彦舟麾下效力多年,他自然知道军主的禀性,心中一阵无语:这都父子相残了,孔巨济还想着寻欢作乐……可怜少将军啊!
  
      “是,军主。”
  
      孔彦舟:“你把把把孽障给老子看好了,若是走脱了,休怪老子刀下无情。”
  
      “是,将军。”
  
      ……
  
      鏖战了一夜,到处都是强劲的弓弩声,到处都是士卒惨烈的叫声,腥风鼓荡,如同置身于地狱。
  
      特别是这座地狱和自己只一墙之隔,陈氏已经被吓坏了,她抱着女儿坐了一夜。
  
      到东方微熹之时,喊杀声才消停了些。同时,有斤斤的声音传来,是匠人们在制作攻城器械。
  
      隔壁院子里的情形陈氏早已经打听清楚,说是孔彦舟已经杀了孔贤的母亲,然后父子二人大打出手,僵持到现在。
  
      孔彦舟是怎么一头禽兽,陈氏自然清楚,也非常同情孔贤母子的遭遇。可作为一个妇人,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不住叹息,安慰着受惊的女儿。
  
      女儿今年才九岁,倒也生得眉清木秀,大约同为一父所生,小丫头的眉宇间依稀有孔琳的模样。再过得几年,没错会变成孔二小姐那样的大美人吧!
  
      但这个时候,小丫头却躲在她的怀里瑟瑟发抖。
  
      “囡囡,不要怕不要怕,有娘在呢。”
  
      “娘,囡囡听人贤哥和爹爹打起来了,贤哥会死吗?”囡囡颤声道:“娘,贤哥对我可好了,我不要他死,我不要他死。”
  
      “囡囡,你贤哥是个好人,死不了的。你爹爹是和他闹着玩的,等到天亮,玩累了大家都会回屋去睡觉的。”
  
      正在这个时候,门被人狠狠撞开。
  
      陈氏一看,却是浑身是血的孔彦舟闯了进来。
  
      她急忙将女儿放下,忙上前施礼:“妾身见过将军。”
  
      孔彦舟抓起桌上的酒壶就咕咚咕咚灌了一气,然后将壶一扔,猛地抱住陈氏。
  
      陈氏低呼一声:“将军,孩子在呢!”
  
      “直娘贼,再又如何,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到时候不什么都知道了。”说着,孔彦舟就当着女儿囡囡地面将手伸进陈氏怀里使劲地捏着。
  
      陈氏胆子小,感觉又羞又气,眼泪就流了下来。
  
      孔彦舟大恼,骂道:“丧门星,老子累了一夜跑你这里来,却见着你哭,直是扫兴。”
  
      陈氏忙擦了擦眼泪,强颜欢笑:“将军,贤哥那边如何了,毕竟是父子,又何必?”
  
      “住口!”孔彦舟用力捏了一下,直捏得陈氏痛得脸都白了,继续喝道:“什么父子,假的。直娘贼,孔贤和孔琳都是那贱人和外面的男人私通生的野种,老子今天非宰了他们不可。”
  
      “啊,怎么可能?”陈氏惊得叫出声来。
  
      “别杀我贤哥,别杀我贤哥。”囡囡哭了起来。
  
      孔彦舟正邪火直冒,听到女儿的哭声,喝道:“你哭个屁,扫老子兴头,滚出去!”正要伸出一脚将女儿踢倒。
  
      突然发现这才数日不见,囡囡竟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那容貌已经得了孔琳三分神韵。
  
      相比之下,陈氏眼角已有鱼尾纹,看起来是那么的恶心。
  
      脑子里顿时嗡一声,全是上冲的热血。
  
      他狞笑一声将怀中的陈氏推倒在地,狞笑道:“怎么不可能,老子就一个几吧,这院子里三十多好女人,俺可忙不过来。说不好,你们这些贱人不知道给老子戴了多少顶绿帽子。我听人说,你这贱货和军中士卒有染,囡囡也是你跟野男人生的孽种。囡囡过来,让爹爹好生疼疼。”
  
      陈氏大声惨叫:“囡囡,逃,快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