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各方 八

第二百四十三章 各方 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陆城外,潢水边上。
  
      秋风已起,吹得人一个哆嗦。
  
      在南方,草木却还青着。早有人沿河烧了几十堆篝火,红色的火苗舔着天空。
  
      背嵬军两千条汉子都赤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亵裤排着整齐的队形,静静地立在河边。部队原本只有五百来人,扩军之后变成两千,新加入泗州军的士卒都是这几次战争中抓捕的俘虏。岳云一向霸道惯了,战后整编,率先下手,将俘虏兵中身体健壮的、有作战经验的老卒可劲地朝自己这边薅。其中,竟有大量的西军老人和当初宗泽留守司训练出来的健锐。
  
      别的将领惹不起他,敢怒而不敢言,只得忍了。
  
      只见,眼前这两千人马都一水的一米七十以上,整齐划一,肌肉饱满,皮肤闪烁着黝黑的光泽。在他们身上,还有着横七竖八的刀剑伤痕,在河边一立,有肃杀之气铺天盖地而来。
  
      岳云看了手下一眼,喝道:“直娘贼你们听好了,这次我军能够去湖南讨贼,是爷爷费尽力气、好话说尽,又付出许多代价才争回来的。某在军使那里给你们争的时候,还有人说你们背嵬军说是军中第一精锐,可这一年来却没有立下什么功劳,还比不上人家吴宪法。”
  
      “还说,干脆将胜捷军改名为背嵬,咱们改成胜捷军好了!”
  
      “直娘贼,丢人啊,丢人啊!”
  
      “你们说说,甘心吗?”
  
      一个士兵吼道:“不甘心!”
  
      “甘心吗?”
  
      所有人都大吼起来:“不甘心!”眼睛都红得像血。
  
      岳云将双手朝下一压,示意大家安静。接着喊道:“这次我为你们抢去湖南的差使的时候,还有人说,你们背嵬军都是北方人,不会划船不会游水。湖南那边尽是河流湖泊,一群旱鸭子过去不是送死吗?直他娘的,不会,咱们还不能学吗?听我命令,都给老子下水学。三天之内,学不会的都给老子滚蛋,我背嵬军不养废物!”
  
      说罢,就走到篝火前,将身体前俯,任由火苗子舔食着自己的胸膛。
  
      两千人都围到篝火前,扑哧声中,有胸毛被烧出焦味,男人的气息在秋风中回荡。
  
      须臾,等到大家都将胸口烤热,身体变得通红,岳云率先扑进水去,大喊:“目标,河对岸,背嵬之士,有进无退!”
  
      “背嵬之士,有进无退!”
  
      两千人同时扑下水去,搅起一丛丛大浪,所有人都咬牙朝前猛划。
  
      宽阔的大河顿时变得浑浊,在水面上,早有十几条水军的小船来回穿梭救助呛水的士卒。
  
      在一条不住颠簸晃荡的小船上,严曰孟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水花淋湿。他冷得直打颤,苦笑:“这个应祥将军啊,对敌人狠,对自己人更狠,他心中是憋了一口气啊!”
  
      “这次去湖南,也不知道湖南要被他搅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
  
      在鼎州城中,陈兰若的居所。
  
      刚进院子,一个丫鬟忙迎了上来,手脚麻利地帮陈兰若卸着身上的铠甲,口中道:“将军,这天突然冷下去了,你穿得如此单薄,仔细受了凉,快快快,快加件衣裳。”
  
      陈兰若:“却是不冷,我身子好,没事的。”
  
      “哎哟,将军的衣裳还是湿的,是不是昨日淋了雨。”这个叫秋华的丫鬟连声道:“怎么这么不注意保养身子,是的,将军的身子是壮。可我听人说,这女人的身子再好,可在气血上先前就有不足。尤其是每个月那几日,若是受了凉就要落下病根。年轻时不知道,等到一过四十,就会发作,还是小心些好。”
  
      “沙场厮杀,有今日没明日,将来的事情谁管得了呢!秋华,你小小年纪懂得的还真不少啊!”陈兰若哼了一声。
  
      这个叫秋华的小丫鬟生得眉眼周正,她本是这家宅子的主人的妾生子,能识文断字,也算是出身于书香门地。李成军屠她全家的时候,陈兰若恰好过来号房子,见她可怜,就留在身边侍侯。
  
      小丫头感激陈兰若的救命之恩,对自己的主人也是忠心耿耿。
  
      她以为陈兰若是在说自己小小年纪,尽想些不正经的事情,顿时羞红了脸,赧颜道:“将军,当初这宅子里有几十个女人成天住在一起,那些事儿我自然是晓得一些的。将军,快换干衣裳。”
  
      给陈兰若换好衣裳之后,她又将陈兰若的头发解散了,用一张干毛巾不住的揉搓着。一边搓,一边埋怨:“将军也实在是太不懂得爱惜身子了,你看看你这头发。两个月前,又黑又顺,叫人见了都忍不住要摸上一摸。可现在,尾子都焦枯开叉了,你不心疼,我还心疼了。”
  
      “头发长了,都会开叉的,等下你拿了剪子帮我铰一小截下来。”陈兰若淡淡道:“我一个带兵厮杀的大将,风里来雨里去,自然要显老。若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士卒们心中不敬,还怎么打仗?”
  
      秋华帮陈兰若擦干头发,又挽了起来,准备用一个玉梳子箅上,闻言小心道:“女人家总归是要嫁人的,怎么能不爱惜自己,打仗又不可能打一辈子。”
  
      陈兰若苦笑:“嫁人,我可没这个心思,谁看得上我这个杀人无数的魔星。”
  
      “什么魔星,我家将军可是花容月貌大美人一个呀!。”秋华道:“我听人说王道思将军下个月就会带兵来鼎州,阿弥陀佛,这些好了,将军总算可以一家团聚了!”
  
      “你说什么?”陈兰若猛地转头,狠狠地看着秋华,眼睛里全是凶光。
  
      她一头如云的乌发也披散下来,咬牙切齿:“好好做你的事,别乱嚼舌头!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别以为我不愿杀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