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三百零五章 功过相抵

第三百零五章 功过相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岳云和牛皋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整日只知道打熬气力,对于女色丝毫也不放在心上。
  
      此刻见牛皋伤痛欲绝模样,岳云想要骂,却莫名其妙地骂不出口,也忘记了将他甩开。
  
      “细妹!”杨幺也悲怆地大叫起来,口中喷出的血更多。
  
      他手下还活着几人互相对视力一眼,不约而同地伸出手去架起自家主将就朝前逃去。
  
      转眼,就跑得看不到人影,山谷里隐约传来杨幺的哀号:“放开我,放开我,细妹,细妹……呜,呜……”那个坚强的汉子,摩尼教事实上的统帅终于哭出声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牛皋才放开岳云,满面眼泪都走到细妹身边,蹲下去,用手盖着她胸口上的伤口:“妹子,妹子,不要怕,不要怕,你死不了的。”
  
      细妹面色已经淡如金纸,可嘴巴却带着一丝笑容,她伸出粘满血的手摸着牛皋的脸:“铁大哥,你终归是我的铁大哥,谢谢你,谢谢你放了幺哥……我就这么一个哥哥,我不想他有事。还有你,你是我最最喜欢的,没有了你,我也活不成……你们……以后都要好好活下去,铁大哥,你答应我。”
  
      泪水迷糊了牛皋的双眼,他不住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细妹:“还有……还有……”
  
      牛皋:“妹子,你说吧,我听着呢!”
  
      细妹:“铁大哥,昨夜山寨被打破,幺哥去接我的时候走得匆……匆忙,却是忘记……忘记拿你给我抄的《洛神赋》了,你等下去寻来,跟我埋在一起。在黄泉路上,有那本帖子,就就就……呼……就好象大哥你陪在我身边,也不害怕了……”
  
      牛皋终于忍不住哇一声哭起来:“妹子,妹子,你不要死不要死……”他用力抱着那个身材纤细的女孩子,感觉像是抱一个孩子。
  
      细妹喃喃道:“别哭,别哭,铁大哥你可是铁骨铮铮的好汉,怎么可以哭……我的字写得好丑,你不会笑话我吧……死了之后,在地底下,我会好好练字的……”
  
      “不不不,细妹的字好看,我喜欢看,我喜欢看。”
  
      细妹:“铁大哥,你不要骗我,我自己的字自己知道……我字写得不好,人也长得丑……对了,大哥你不是喜欢听我唱歌儿吗,我唱给你听……”
  
      说着话,她就低声哼唱起来:“马桑树儿搭灯台,写封的书信与郎带,你一年不来我一年等,你两年不来我两年挨,钥匙的不到锁不开……”
  
      一刹间,牛皋回忆起上次自己和她站在崖边时,细妹就唱过这首山歌。
  
      声音越来越小,渐不可闻。
  
      牛皋心中一片冰凉,悲从中来:“妹子,妹子,对不起,对不起,我辜负了你,我该死!”
  
      这个时候,坐在山坡上的岳云一脸的鄙夷:“呸,想不到你老牛竟然是这么个人,不算好汉,死个小娘子就这模样,老子瞧不起你。”
  
      牛皋还在不住流泪,还在反反复复地说着这句话。
  
      岳云终于忍不住了:“直娘贼,老牛你再不给这不定就救不回来了。”
  
      牛皋身子一凛,大吼:“什么?”
  
      岳云翻了个白眼:“你吼个屁。实话同你说,老子刚才射出的那一箭的箭头是尖头破甲锥。进去一个眼,出来一个眼,现在抢救说不好还来得及。如果换成三角箭头或者铲形箭甚至凿子箭,以老子的力气还容得这个这么多废话。收拾一下,咱们回去见军使。直娘贼,先前的赌约作罢,咱们还是先想想等下怎么向军使请罪吧!”
  
      “应祥,谢谢你,谢谢你,若是能救得细妹,俺老牛欠你一个大人情。”牛皋欣喜若狂。
  
      岳云背着手朝前走去:“少说点废话,这小娘子的血都要流干了。”
  
      牛皋慌忙打开细妹随着携带的药箱子,找出金疮药,解开她的衣裳将伤口处理了。
  
      这个时候,细妹已经完全陷入昏迷。
  
      牛皋将她背在背上,小心地朝钟相的伪皇宫走去。
  
      这个时候,整个连云寨已经被王慎彻底拿下了。
  
      只见山上的路上到处都是跪地求饶的摩尼教徒,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泗州军士卒来来往往打扫战场。
  
      “团练,团练使,可算找到你了。”一个声音响起,却见严曰孟带着几个士兵急冲冲过来:“军使现在在钟相的伪皇宫里,传你过去。”
  
      “这个……”牛皋放心不下背上晕厥的细妹,迟疑了一下。
  
      严曰孟低声道:“你和杨太的事情方才应祥将军已经禀告军使,我也知道了。”
  
      牛皋心中一惊:“如何?”
  
      严曰孟叹息一声:“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兹事体大,怕有麻烦。不过,有应该祥将军在前面顶着,军使好歹会给杜判官和安夫人一点面子的。至于军使,也看不出是喜是怒。伯远,依我看来,你也不要过多辩解,只一味请罪就是了,或许……也是你的运气,这是陈军法官没来湖南。否则,以他那忌刻的小人性子,事情说不好会闹得大破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