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今宋 > 第三百四十七章 说客

第三百四十七章 说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陆城外的原野。
  
      雾气滚动,四骑斥候牵着马在原野里慢慢走着,他们乃是前军哨探,此刻正接了呼延通的命令在官道附近警戒。
  
      天气冷得厉害,生怕战马经受不住,他们将一床薄毯子搭在马背上。但人却惨了些,轻骑斥候身上都没有厚实的铠甲,在这种大雾天里,寒冷无孔不入。不片刻,他们的头盔和薄皮甲上就结了一层露水。
  
      有人在埋怨:“呼延将军也真是的,咱们这里都是大后方了,还把咱们派出来。各处交通要道都有兄弟部队驻守,难不成贼子们还能插着翅膀飞过来?”
  
      另外一人喝道:“老七,直娘贼你就不能安静些。这一路走来,就你一个人唠叨个不停。咱们是斥候,天生就要出门巡逻侦察。就算是不打仗,不也要出来?你不想干直说,自回去做步兵。”
  
      “回去做步兵,我才不干呢!做斥候多好,成天在外面跑,看不少事相。做步卒整日呆在军营里打熬气力,非憋死不可。”
  
      “那你在抱怨什么?”
  
      那人道:“我这是在抱怨吗,俺只是觉得奇怪。平日里咱们的警戒圈子只洒出去不过二十里,这几日却扩大了一倍。好象没有什么意思。是的,保持警戒那是好的。可这圈子再大,就要和兄弟部队的巡逻圈重合了,实在是浪费气力……这情形,好象是在防备自己人一样。”
  
      “老七,你胡说什么?”
  
      老七抓了抓头:“呼延通将军这阵子好象有些不对劲啊,特别是在李横进军营之后,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另外一人问。
  
      老七道:“往日,呼延通将军总喜欢下到部队里巡营,早中晚各有一次,每日都会带着士卒训练。可最近,他却整天躲在大帐里不出来,不停和军官门说话,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众斥候一呆:“好象……是有些不对劲。”
  
      又有人疑惑地问:“对了,李横李相公不是一向和军使不和吗?咱们各军看李横也不顺眼,怎么李横跑我军营里来了,还一住那么多天?”
  
      “谁知道,大人物们的事情,我们当兵的如何敢问,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情就好。”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远出传来得得的马蹄声。
  
      斥候头儿脸一变,低喝:“有人来了,只一骑,大清早的,好象不对劲,不会是贼人的探马吧?走,过去看看!”
  
      五人同时翻身上马,撒成一个半圆的圈子,慢慢地迎了上去。
  
      做为斥候,那是一军中弓马最娴熟者,计算了一下距离,见差不多了,五人同时拉开了手中骑弓,发出一声大喝:“什么人,你已经被我等包围,下马,否则一箭射死你!”
  
      “你们什么人?”雾气实在太大,也看不清楚,只见眼前是一条黑糊糊的人影。
  
      老七冷冷道:“爷爷等是泗州军呼延通将军麾下斥候,下马!”他的羽箭已经牢牢锁定了那条黑影,只要来者有任何异常举动,就一箭射过去。
  
      那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喜:“已经到安陆了吗,可算到了,可算到了!别放箭,别放箭,我是杜束,直娘贼,你要吓死本官吗?”
  
      “啊,杜判官!”
  
      斥候头儿:“都给老子把弓放下,杜判官回来了,苍天,判官回来了,军使是不是也回来了。”
  
      众斥候惊喜地骑马走过去,果然是杜束。
  
      这个杜束也不知道赶了多长的路,不但所带的两匹战马大汗淋漓眼见着就要支撑不住,就连他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上有水滴答滴答落下。
  
      大家都发出欢呼,围着杜束道:“判官回来了,苍天,军使呢?自他老人家去了湖南,咱们是盼星星盼月亮,今日可算将他盼回来了。”
  
      杜束自然不会说王慎没有了,正领军和女真铁骑在郢州决战。
  
      只笑道:“军使在后面呢,估计明后天就回带着主力倒,现在家里的情形如何了?”
  
      斥候们回答说,一切都好,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倒把大家闲得难受。这下好了,有军使在,咱们可算是能够拉出去打上一场了。
  
      直娘贼,贼子四面而来,到处都在打,咱们兵力不足,只能采取守势,没得恼死个人。
  
      又问杜束怎么一个人先回来,还这么急。
  
      杜束自然不会告诉他们这究竟是为什么,只回答道自己有紧急军情传递,就先过来见呼延通。
  
      他一边走一边套大家的话,听了半天,心中一松:此事倒是有可为,这个呼延通果然心虚。
  
      从众斥候的话中得知,呼延通叛变一事,下面的将士并不知道。至于原因,一是呼延通心虚,二是王慎的威望实在太高,若是呼延通明说反叛,怕就怕军心一乱起了内讧,他未必约束得住。
  
      看来,前军的将士对于王道思还是忠诚的,到时候,若呼延通看了王慎的亲笔信逮捕李横,迷途知返也就罢了。否则,老夫倒是可以发动下面的将士,将呼延通和其党羽一举拿下。
  
      呼延通和他手下那群牛鬼蛇神,不值一提,道思,看我杜束今日的手段。
  
      想到这里,杜束自以为得计,心中一松,和斥候们有说有笑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